第59章 准备 上(感谢小飞嘟盟主打赏)

魏合缓缓脱掉身上蒙面,黑衣,头巾,外套。

还有戴着的金属尖刺手套,这是上次从少阳门那胖子收缴而来的好东西,被他修复后,自己戴上偷袭别人,那是一下一个准。

他脱下手套,忽然发现手套才镶嵌的尖刺,居然纷纷被砸断了一排。

他诧异了下,伸出手,轻轻在手套有铁的地方一捏。

这一捏,不是简单的捏动,而是运足气血后,宛如全身紧绷着,用全部的力气,去拿一个小杯子。

无声无息间,手套上手指厚的金属隔层,被他轻轻捏出了一个坑。

魏合默然。

放下手套,他双手互击了下。

噹。

手掌宛如金铁,撞击时发出坚硬脆响。

“这就是三次气血?这就是第四境的五岭掌?”

清河云白雾,五岭掌的五个境界。

初练,便是清,第一层境界,只有将这一层练成后,才能真正入门,气血壮大到一个可以进行下一步的程度。

然后是第二层河,这一层是将壮大的气血积压质变,然后突破。

这就是第一次气血突破,也就踏入了回山拳的牛皮气血境界。

第三层的云,对应回山拳的石皮,二次气血。

第四层的白,对应的则是铁皮,三次气血。

“不过我现在回山拳才凝练一朵九霞花。之前为了积攒气血,全部给破境珠,都已经完全停了磨皮凝练九霞花的进度。”

九霞花的凝练,是需要消耗大量气血的。

人的身体,每时每刻都会产生气血,而每天气血的产生,是按照身体体质,以及吃喝质量,来决定产粮的。

就像奶牛产奶,休息不好,吃喝不好,就会奶水不足。

练武之人也是一样。

而且每天气血产出就那么点,用来练这个,就不能用来练那个。

所以兼修会严重拖延进度,这是必然的。

所以魏合停了回山拳,破境珠的积攒速度迅速提升。

“现在好了,三次气血.....”魏合仔细体会着身体变化。

他体内气血滚滚,身体仿佛刚刚睡了一个深度好觉,精神充沛,精力旺盛,意识极其清晰。

思维思路都转动极快,没有任何迟滞停顿。

这些只是自我感觉,更清晰的是。

魏合走到自己衣柜面前。

将衣柜整个抱起来,平放在床铺上。

然后在衣柜下面的地面上,摸到一个拉环,往上一拉。

顿时拉出一个方形大格子。

里面是用黑色木料打造的长方形暗格。

暗格里,有各式各样的药粉,暗器,匕首,钱袋等等。

魏合将萧然身上找到的杂物摸出来,检查了下。

一个银边钱袋,一个青绿色小瓷瓶,一个带荷花的小丝绢。还有一本上面画着各种不堪入目的春宫图画册。

“这小子....啧啧。”魏合把丝绢和画册丢进暗格,然后拿起银边钱袋,拉开绳子,对着地面,往外一抖。

钱袋里掉落出一张百两金票,几片金叶子,两个小金豆,还有一些小木牌,应该是挂靠的组织身份证明。

“穷鬼。”魏合摇头,捡起金票,闻了闻上面的清香,然后将金叶子和金豆都拿起来,其余木牌丢进暗格。

等待晚上处理。

“小河,吃饭了!”外面二姐的叫声传来。

“来了。”魏合站起身,拿着瓷瓶,迅速将暗格放好,然后把衣柜抱回来放到原处。

他长叹一口气,活动活动双手。

出了卧室,魏合路过院子,忽然在自己平时习练五岭掌的地方顿住。

他看了看平日里自己全力一掌,只能打出一个凹坑的大黑石。

这黑石不是一般石头,而是蕴含有某种矿物质的特殊石材。坚硬坚韧。

回山拳院里,用的也是这种石头,魏合在少阳山上发现不少,便选了一块稍大的搬回家来。

卵型的黑石上,到处是他以前打出的各种拳印掌印。

因为是斜着往地面打,石头后面的泥土都被打得紧实无比。

魏合看着自己前一天留下的掌印。

那掌印有一寸多深,掌纹清晰可见。看上去相当厉害。

忽然他心头一动,左手轻轻往黑石上一拍。

气血鼓动,全力运转下,五岭掌第四境运起,一股无形劲力自然凝聚,随着他这一拍,轻轻落在黑石上。

嘭。

黑石骤然一沉,后方深深又往地下陷了一截。

魏合左手提起,看着黑石上裂开的道道裂纹,一时有些发怔。

这黑石韧性极强,很少有听说人能将其打裂的,一般都是打凹陷进去。

根据凹陷深度,判断力量大小。

可他这一掌,居然将黑石一下打裂。

黑石正中处,掌印足有三寸多深,完全陷进石面。

而掌印边缘,全是细密如蛛网的细小裂纹。

魏合忽然恍然,难怪之前杀萧然时,他一掌打出去,萧然全力反抗,居然一点感觉也没。

他当时的感觉,就像是一掌打在一块豆腐上。毫无反抗之力。

然后就看到人已经飞出去了。

就像个垃圾袋,噗的一下撞在墙上,马上没气。

“好强的威力....!”魏合心中震撼,这一掌,五岭掌的三次气血突破后,威力比起之前岂止强了一倍?

他之前全力爆发,也才只能打出一寸的掌印深度,现在一下打出三寸多,还有周边裂纹。

“难怪....三次气血这么少,二次气血多这么多。两者地位相差也这么大。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魏合心头明悟。

三次气血和二次气血,之间的差距,恐怕不只是一点两点。

他突破前,正面打不过萧然,还差不少气血实力。

他突破后,一巴掌就拍死萧然,连反抗也成奢望。

难怪郑师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门下出一个三次气血。

“小河,快点,菜肴凉了。”魏莹在屋子里探个头出来叫。

“来了。”魏合收起念头,朝着里屋走去。

这五岭掌,突破后,一身威力都集中在双掌之上,手掌坚硬无比,普通利器难伤。可以作为他如今的最大底牌。掌力隐隐带着一丝炸裂感。

打二次气血那是碰着就惨,打着就死。

而且,魏合明显感觉到,自己突破后,身体正在逐渐受到改善,大量的突破后气血冲刷下,他全身都在慢慢受到强化。

消化能力更强,精神更好,感觉身体每时每刻都在排除大量杂质,制造气血的速度和质量,也比以前快很多。

按照郑师曾经提到的,这三次突破气血后,会延寿二十载,身体巅峰也不再拘泥于二十岁这个关卡。而是四十岁。

这是脱胎换骨。

进到里屋后,魏合盘腿坐下,看着面前的两菜一汤,山药老鸭汤,豆干炒芹菜,青豆红烧山兔。

“这哪来的老鸭山兔?”他有些疑惑,自己最近没打猎到啊?

“啊,是你师弟欧阳庄送来的,说他在市场上遇到一个做陷阱的猎户,从他那儿一口气买了十多只山兔野鸭。他就给我们送来一些。”魏莹笑着解释。

魏合看着碗里的老鸭和山兔。这可是份大礼。欧阳庄有心了。

他端起饭碗,仔细开吃。

才吃没几口,忽然院门嘭嘭嘭的被急促敲响。

“谁啊?”魏合起身去开门。

“是我,魏师兄,快开门,出大事了!”是张珏的声音。

这家伙是院子里的老人了,现在还只是牛皮,已然潜力耗尽,只是他自己依旧不甘心而已。

虽然和魏合不是很熟,但平日里也偶尔会说几句话。

魏合二话不说,起身快步来到院门,抬起门闩,开门。

“什么大事?”

他看向门外一脸苍白的李珏。

“是....萧然!萧然他....他被人打死了!!”李珏说话时急切,没有伤感悲痛之意,更多的是惊讶震撼。

萧然在他们普通弟子心目中,那是绝对的天才,未来三次气血的种子。和一般人都是两个阶层的人,是未来的郑师那样的人物。

可现在...

他居然被打死了?!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不怕郑师追究么?

“什么?萧然被打死了!?”魏合动作一顿,声音陡然高了八个调。

“走!快带我去看看!”他回头和魏莹招呼了声,反手关上门,跟着李珏脚步匆匆,迅速朝着回山拳院赶去。

拳院里已经聚集满了所有弟子,萧然如今已经是整个拳院最强弟子,现在却一朝被人活活打死在城内。

连萧然这样的高手,都被打死,那若是那人针对其他人,岂不是一掌一个,轻轻松松毫不费力?

诺大的院子里,大家都静静的围成一圈,看着中间放着的萧然的尸体。

尸体被放在一个木制的担架上,上边浅浅盖了一层白色薄布。

萧然的父母蹲在一旁,面色惨白悲痛,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死死拽着白布,身体颤抖。

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还是前途无量的儿子,现在却一下被人打死....

郑富贵也背着手站在一旁,目光有些迟钝的看着眼前的尸体。

他正在算账时,感觉最近似乎产业有了点回暖,正在开心时,谁知道乐极生悲,忽然这么一个消息传过来,直接把他打懵了。

几个萧然的狐朋狗友站在一旁忍不住低声哭着。

他们哭的是没人以后给他们买单付钱了,也没人给他们打架斗殴时撑腰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几人确实是除开萧然父母外,哭得最真心实意的人。

周围一圈的师兄弟,师姐妹们,没有谁伤心,甚至还有人幸灾乐祸,只是这个时候没人表现出来罢了。

萧然在拳院里可不得人心,没人喜欢他。但终究他也是回山拳院的一个旗帜,代表弟子中最优秀的最有潜力的一人。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