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定心 下

天印门总门,大堂那片建筑群,有个很有调的名字,叫千蝠水榭。

蝙蝠的蝠,通福,有祝福之意。

在千蝠水榭边上,天印湖边另一头。还有着一块圆形白石武道场。

那里便是诸多弟子训练修行的地方。

魏合走出住处院子,一眼便能看到隔着湖水的千蝠水榭,和对面天印镇。

在这外院,他条件还真不算差,属于好的一类。

外院大多都是不同武艺的新人,少部分是练过武艺,但只有一次气血,二次气血。

也有三次气血的,但不多。

加上他,整个外院近百人中,就只有十来个。都是其他功法三血。

在这里,只看锁心印修为,一旦锁心印突破三血,自然马上就进内院了。

魏合深吸一口气,开始缓缓站直身体,双手合在胸前。

锁心印是一门非常奇妙的功法。

它通过一系列复杂的锻炼气息气血方式,可以让人气血发生奇妙变化。

魏合十指相按,只有指腹和指腹按住。

然后,感受到指腹不断传来的轻微脉搏跳动。

随即,他开始低声发出颂唱般的震动声。

那震动一开始缓慢,之后越来越低沉,浑厚,然后慢慢的,产生某种节奏韵律。

这种韵律,开始影响魏合体内气血,让他十指指腹感受到的脉搏跳动,开始出现轻重不一的现象。

从小指到无名指,到中指,到食指,最后大拇指。

一个个脉搏力度,仿佛传递力量一般,渐渐将所有力量都聚集在两个大拇指上。

这两个大拇指渐渐变得气血通红,甚至微微发黑。

噗。

忽然魏合感觉两个大拇指陡然一颤,大量气血聚集在这里,让大拇指急速变得滚烫。

他口中低音迅速一转。

双手一变,十指交叉,大拇指并排往前竖起,紧贴胸膛。

渐渐的,大拇指越来越烫,越来越黑。

终于,噗的一下闷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大拇指上凝聚而出。

大量气血再度回流,回到全身各处。魏合也缓缓停下声音,看向双手。

他大拇指此时一片漆黑。

“终于破了。”魏合有着两门三血功法在身,对劲力应理解得很透彻了。

加上他本就悟性不错,足足半年功夫,也足够他将锁心印练到三血。

“三血已成,该去内院了。再不去就真得吃土了。”

这段时间,他在外院一直都是花的自己的积蓄,这里什么东西都要用钱买。

金票买其他东西还好,一两金票就可以买一大堆。但买异兽肉,就捉襟见肘了。

魏合耗费了最后的全部金票,将破境珠再度填满。也才只撑了四个月。

剩下的时间,他完全没了异兽肉食用,全靠的是日常食物自然积累。

速度慢得让人发指。

好在,现在终于到头了。

“我猜你也快了,上次见你时,你就已经只差临门一脚。”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魏合身后飘来。

来人身材高挑,姿容秀丽,一头长发绑成高马尾,身上暗红劲装,凸显出贫瘠身材。

赫然是当初接待魏合的那个高挑女孩,杨果。

杨果如今已经是内院弟子,实际上大堂招待来人的,大多都是外院中的精英。

一方面精英实力强些,以免遇到意外时实力不足。

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类似考核的锻炼,可以让一些只会闷头苦修武艺的弟子,有些社会阅历经验。

天印门如这类的职务还有不少,招待只是其中之一。

“好久不见。”魏合回过身,微笑招呼了下。

“不是几天前才见么?”杨果无语道。

“你要的情报,给你打听出来了。内院的师兄师姐们还是蛮好说话的。”杨果笑了笑,道,“内院如今对弟子管辖最松的,是一院,二院和六院。”

她说完又有些好奇。

“人家都是挤破头想进教导最好的那几个别院。你怎么反过来,去找不怎么重视教导弟子的别院?”

她说着又赶紧左右看了看。

“别说是我说的啊,不过九大别院,确实情况很不同。”

“我个人更喜欢安静自修。”魏合回道。

“好吧。”杨果懒得多问这个话题,“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内院?”

“现在吧。事不宜迟。”魏合从不耽搁时间。

*

*

*

第三别院,万青院。

天印门中,除开主体阁楼千蝠水榭外,其余大片建筑群分散在天印湖周围。

一共可以分为十个区域。

其中万青院,便是其中之一,为天印九子之一的万菱,所拥有。

万菱在天印九子里,实力不强,名声不大,更多是被其余八子带动起来的。

但她不同于其余八子的地方,在于她有个很漂亮的女儿——万青青。

万青青不只是人漂亮,在武艺上也是天赋毅力不缺。如今才十八岁,便踏入三血,进入入劲。

原本一切顺利,生活美好。但万青青在一次外出郊游时,被历山派三大高手之一的严峻山,其独子看中。

于是自从那以后,严峻山便三番两次派人前来提亲说媒。

天印门本就逐年衰落,不如历山派,而天印九子之一的万菱,无论实力还是地位话语权,都比不上严峻山。

严峻山还和天印门副门主周顺,关系莫逆。

因为此事极可能拉拢天印门和历山派的关系,周顺同样赞同,还多次派人前来说服万菱。

重重压力逼迫万菱这个天印九子,让其答应将女儿许配给严峻山独子。

但她死活不同意。

此事闹过两次,一直拖了两年,到现在还没个结果。

两年时间,对于入劲高手来说,倒是不算什么。入劲后,青春容貌可常驻,武道突破寿数更是再增二十。

就连万菱自己,入劲五十出头,也依旧容颜清冷秀丽。彷如三十不到的熟妇。

此时,万菱一身素白长裙,坐在万青院槐树下,手里捏着一张信纸,气得浑身发抖。

“又是这个,又来这个!真当我万菱好欺负!?”

她狠狠将信纸往石桌上一拍。

嗤嗤嗤嗤!

纸张炸碎,所有碎片居然硬生生宛如刀片,刺入石头桌面。

“欺人太甚!周顺,陆成涛!你们想送女拉关系,怎么不送自己女儿过去!凭什么要害我青青!”

万菱手在石桌上留下一个掌印,她气得脸色煞白,站起身,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圈。

“毕松!”她冷声道。

“弟子在。”庭院口处,一名俊朗少年赶紧进来,抱拳行礼。

“以后这种信件,凡是周顺陆成涛的信,都别送过来,直接扔了!”万菱断然道。

“额....”毕松有苦说不出,周顺那可是副门主。陆成涛也是天印九子中实力最强的三人之一。

这两位大佬,他一个门房能挡得住,敢去挡?

下次要是真挡下了,怕不是回头就能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被蒙头打成残废。

看着毕松迟迟不能应。

万菱心头一股火又涌出来,开口就要怒骂。

但瞬息间,她便明白了毕松为什么不敢应。心中顿时升腾起一股无力感。

凭什么是万青院,凭什么不能是周顺,陆成涛自己。他们也有漂亮的孙女女儿,为什么不送过去给历山派当联姻工具?

凭什么非要逼她万青院孤女寡母!?

其实万菱心头都明白。

她看着毕松,这个从小被她养大的少年,此时低着头,弯着腰,一动也不敢动。

心里有种难言的酸楚和苦涩。

“算了,你下去吧。”万菱终究挥挥手,无力的坐回座椅。

她总是会心软。

是的,很多年前,那时候她便是心软,所以有了青青。

如今又是心软,所以门内大家都认为她会妥协。

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等着她退步。

因为她一直都是个很温柔的人,也是个面对压力总会让步、会妥协的人。

她总会为别人考虑。就连对待自己门下的弟子,也是如此。

可这次,不一样。

万菱坐在椅子上,看着毕松无声的告退,她忽然觉得心很累,很累。

就这么一直坐着休息,下午的凉风阵阵在庭院里流转。

她也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起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

“娘?”一个窈窕的俏丽身影,从庭院口小跑进来。

“这是今年选了我们万青院的新人单子。我带过来了,这个月外院可是有两个一起申请我们万青院!”

身影停下,赫然是一名穿纯白束腰裙的纯净女孩。

女孩腰身盈盈一握,用一根黑色腰带系上,裙子下摆大胆的露到两个膝盖。双脚穿着长到小腿的黑色软皮靴。

远远看去,长发杏眼,红唇皓齿,眉目间透着一丝妩媚,一丝清纯。

“青青....”万菱开口想说什么,她如今哪有精神去管新拜入的弟子。

只是话到嘴边,她还是停顿下来。

“居然有两个吗?”她不想让女儿也和自己一样,成天憋屈愤怒,这些压力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

“是啊,外院能将锁心印修到三血的,最近两个月,外院突破的一共也就八人,这次居然有两个直接选我们万青院。看来这个势头很不错呢。”万青青微微有些开心。

因为各别院每月领取的资源,就是按弟子数的人头多少,来分配。

别院内的人太少,获得的资源也就少。

“那确实不错,一会儿你带人来这边,我看看。”万菱挤出一抹微笑,温和道。

“好的,娘。我现在就去。”万青青点头。

她能看出母亲不在状态,不过越是这个时候,她就越是要担负起万青院首席的责任,维护住别院的正常运转。

她飞快转身,跑出院子。

不一会儿,便领着两名男弟子,走进庭院。

其中一人,赫然便是魏合。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