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赚钱(感谢孤山树下盟主)

魏莹认识他,这是邻居王家的独子,王去病。刚搬来时就见过了。

魏莹和那王去病对视了一眼,感觉对方眼神视线让她有些不舒服,便转过头去,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只是没走出多远,忽然她感觉屁股猛地一疼。

似乎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她回过头,看到地上一块沾着烂泥的碎石块,掉在地上缓缓滚动。

魏莹感觉屁股火辣辣的疼,朝着王去病看去,见他得意的露齿一笑,举手朝她五指张开,故意虚捏了捏。

“大,哈哈哈,大大的!”他傻笑道。

魏莹又羞又气,赶紧往前走,想要远离他。

这不是第一次了,初到陌生地方,她不想也不敢贸然惹麻烦,所以也没说。

听弟弟说,这里是天印门附近,是大门派边上,不比飞业城那种偏远地方,得处处小心。

所以她强忍下心头的羞怒,低着头往前赶紧走。

“大...大大...哈哈哈...”身后声音还在继续传来。

王去病边上还走出来一个拿着烟杆的中年男人,男人笑呵呵的拍了拍王去病,说了几句什么,也没阻拦,反而一起看着魏莹,发出有些暧昧的笑声。

“走了,回去吃饭了。”男人拍拍儿子王去病的头,两人转身朝院子走去。

只是才转身,两人便一头撞在一堵墙上。

不,那不是墙,是一个男人的胸。

一个足足一米九的魁梧壮汉,敞着上身,肌肉虬结,正低头看着他们。

壮汉体型健壮,一个人快等于他们两人加起来那么宽。

王去病父子两人,一头撞在壮汉胸肌上,被弹回原处,顿时都有些晕头转向。

“大么?”壮汉问。

“.....大,嘿嘿嘿。”王去病傻乎乎的笑了。“好大!”

“我叫你大!”

啪!

壮汉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打得脸变形,出血,从嘴里甩出几颗牙齿。

不等王去病摔倒,壮汉一把揪住他长发,拉回来抬膝就是一撞。

噗。

王去病当场痛哼,弯曲成虾米,倒在地上。

他的脸高高肿起,像是馒头一样,把半个脸都挤满了。

壮汉一把揪他起来。

“现在你比我大了。”

他丢开王去病,看向一旁脸色苍白的王去病他爹。

“我小舅子可是认识天印门内院的人!你敢打我!!?”王去病他爹赶紧大叫。

“别叫了。”壮汉冷淡道,“我就是内院的。”

他一把揪住对方衣领,将人拉过来就开始揍。

这揍人也是一项技术活,魏合一直深以为然。

特别是他如今实力越发强悍,三门三血武功在身,还全部都是集中锻炼双手的。

拳,掌,指。

三道气血集中化为劲力,将双手强化到了一个他没法预估的程度。

他只知道,如今自己的气血总量,远比最初突破时的自己,强出很多。

至少是那时候的三倍还多。

虽然按照真功的练法,这些气血杂乱,会有害于以后突破关卡。

但不管如何,现在同级别下,他肯定气血上强于其他人。

当街一顿乱揍后,魏合将王去病父子打得动弹不得,奄奄一息,浑身都肿成红皮猪肉,才心情好一些。

放开两人,魏合舒活了下身子骨,看了看周围,路过的镇民都是低头匆匆走过,看也不敢看他。

不远处几家邻近的院子,也有人偷偷从窗缝门缝往这里看。

但没人出来打抱不平。

“你...你等着,我回去就叫人来打死你!!”地上的王去病他爹还在放狠话。

“打死我?”魏合眼中凶光一闪,一把揪起这家伙,

咔嚓一声脆响。

他手速极快,唰唰几下,便捏断其手臂,然后是两腿。

王去病他爹疯狂惨叫着,挣扎着,就是没办法摆脱魏合双手。

一旁的王去病看着都快吓尿了,不断往后缩着,躲在墙角不敢乱动。

“好了。你来给我说,你要找内院谁来打死我?我看我认不认识。”魏合把人丢在地上,露出微笑道。

他早就调查过周围邻里关系,这王去病家小舅子确实认识天印门的人,不过只是个外院的。

实际上这天印镇上,有不少人都和天印门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但关系也分强弱。

天印门的外院,和内院,完全是两个不同范畴。

外院只能算是预备弟子,而内院,那就是真正直达天印九子的层次。

内院总共加起来,也才接近一百人。而外院光每年进进出出的人流量,就不下数百人。

不管外院如何更迭,内院九大别院那些弟子,都像礁石一样,始终在那里,极少改变。

所以两者地位完全不一样。

王去病他爹痛得什么话也说不出,躺在地上哀嚎。

魏合也懒得理会他,走过去又把王去病也废掉双手。

这才满意的离开,追向魏莹。

魏莹也没走多远,正一只手将自己屁股处的裙子按住,悄悄使劲擦拭。

可泥印是怎么也搽不掉了。

“姐。”魏合从后面叫住她。

魏莹赶紧一个激灵,转过身看向魏合。“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挤出一个笑脸。

“今天入了内院,没事了就早点回来,一起庆祝一下。”魏合笑道。

“这样啊...那我赶紧去买菜...菜还没买,你先回去休息等着吧,我马上就回来,很快的。”魏莹迅速道。

“没事,我和你一起走。”魏合笑了笑道,完全不提魏莹背后泥印的事。

他外衣绑在自己腰上,干脆此时将外衣扯下来,给魏莹身上一盖,遮住泥印。

“你看你,这么早出来,也不多穿点,天气越来越冷了。”

“你怎么不穿,还光着上半身。”魏莹反驳。

“我练武的,自然不同。”魏合给她系上衣带。晃眼一看,还真像是披了一件外套短披风。

魏莹忽然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身上的泥印被发现了,这才明白弟弟的心思,她看看弟弟。

“走,我们回去换衣服。”她果断决定,暂时不去买菜。

“刚刚摔了一跤,身上脏了,是被你看到了吧?”她故意自己说出来,还露出个轻松的笑容。

这不是勉强,而是只要弟弟回来,她心里就真的踏实了。

魏合也不揭穿。

两人往回走,很快重新回到四合院。之后也不去买菜了,就着家里的剩菜,重新做了一顿好的。

吃饱喝足,魏合才拿着小册子,坐到院子里,一边听着隔壁若有若无的哀嚎声,一边慢悠悠看着册子上的内容。

册子上,详细的讲解了进入三血后,该如何练劲,如何以气血化劲。

气血按照武功,到了三血后,便会分化成印血。

不同印血,衍生出的劲力也不同。

覆雨聚云功便是如此。

这小册子上记录的便是第一层:如何将覆雨印气血,衍生强化,壮大增多,直到遍布全身。

当全身上下除开七窍外,都是覆雨印气血后,便是第一层大成了。

“难怪入劲这一层次,实力差距极大。光气血差距就这么大。

按之前那孔冉师兄的说法,之后若是练出来的劲力弱,那么入劲后也是个废物,全身劲力再多,太弱的话,说不定连强一些的三血都打不过。

人家一拳劲力打过来,你劲力挡不住就是挡不住,就算能遍布全身,也是白费。”

魏合心头明悟。

毕竟人体是个无比精密复杂的结构,具有大量要害致命处。

若是要害处劲力挡不住对方攻击,那其余身上劲力遍布再多,也没用。

人家直接致命打击就完事。

他想了想,翻看册子上,如何练气血炼化遍布全身。

这一部分,册子上写得很清楚。

‘血气迸发,结炼化印,全力鼓动之下,于末梢处,结合引子药力,便能迅速增多。’

“炼化印,加上引子,结合起来就能加速气血转化。方法倒是简单。”

魏合拿眼去看册子上的炼化印。

那手印有些怪异,两个小拇指相触,大拇指相触,中间三对手指指节相对。

只是册子上还记载了,如果有条件,一定要服用对应性质的引子后,马上行功,再以炼化印,化出气血。

这样炼成的印血,基础更强,突破时更轻松。

“引子就是一线青鱼肉了.....那东西可不便宜...”

魏合心中叹息。

“该想办法赚钱了。”

他思索片刻。

这泰州和云州不同,这里可没那么多山贼强盗,根本没法找外快。

而且这里习武成风,实力高强者众多,万一遇到棘手就麻烦了。

魏合之前也在空闲时间探索过周围。

天印门附近山林是有,但里面野兽罕见,估计早就被一大堆的练武之人打完了。

“看来,还是得走正道....”魏合思索自己的优势。

他的优势,就是同级别战斗力,应该算强。还有就是对毒有不少了解研究。

“倒是可以去问问杨果,那家伙好像赚钱很有一套。”魏合忽然发现,自己一走正道,就不知道该怎么赚钱了。

以前他代写作业什么的,在这个层面完全用不上了。

因为他不是需要一点点钱,而是很多钱。

“天印门内院弟子不多,个个都实力不错,最次也是三血。或许可以从这方面着手。”

吃过饭,魏合陪着二姐聊了一会儿天,又去隔壁看望了下王家父子,确定了两人彻底认怂之后,他才去了千蝠水榭,找到正在工作的杨果。

“赚钱?”杨果正待在当初孔冉师兄测试的那个室内武道场里。

她盘腿坐在地上,有些懒散的打着呵欠。

“我正在做的就是啊,你要来么?给新人入门的做考核评测。”

“我才进内院,应该还不够。”魏合摇头。

“也是。这个工作最低要求是三血练到顶,我也是才达到要求。”杨果点头。

她想了想:“实际上,我们内院的,要想赚钱还是比较容易。毕竟也是三血武者,在哪都缺。我这里有几个工作,可以给你选。”

“多谢。”魏合精神来了。

“一个是本地的官府雇佣巡逻。维持治安任务。有一定危险性,毕竟偶尔要和亡命徒交手。不时还可能会遇到实力大大超过自己的狠角色。所以报酬很高。

不过他们不用金票结算,而是直接给异兽干肉。有什么给什么,你还需要拿来卖出去后,再买别院里的异兽肉。”杨果介绍。

“还有么?”

“还有就是完成门内长辈们发布的一些任务,能获得一些报酬,比不过前面的多,但好处是可以在师门长辈面前刷脸,留些好印象。”杨果继续。

“第三,就是附近富户,大户,家族,派人来留下的一些雇佣任务。难度大小不一,你可以去领事处询问。”

魏合默然,这些赚钱方法一听就周期太长。

他想问,有没有什么来钱更快一点的捷径?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