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入劲 上

肖悠失去了依靠,还平白没了之前送出打点的资金。还被睡了几天的身子。

她猜测肯定是魏合搞的鬼,满腔的恨意无处发泄,却等到的是一则消息。

一则魏合澄清自己的消息。

消息称:关于那次的白蛇帮之事,他一个普通三血,就算实力强点,也不至于在那么多人环绕下,强行击杀一位入劲武师。

他的实力不足以做到这点。

可以说,任何一个三血武者,或许能打败一个弱小的入劲武师,但极少有能听说,可以强行在那么多人环绕下,击杀入劲武师,还不让其逃掉的案例。

听到这个消息后,肖悠多方求证,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于是她有些糊涂了。

难道杀父之仇另有其人?

她心绪不宁,在外院虽然不断练武,可心神不宁便气血不定,根骨再好,进度也不尽如人意。

钱财如同流水般不断往外淌。

转眼便是两月过去,等到肖悠下定决心,打算先努力练武,以后一定要调查清楚真相时。

她却赫然发现,自己没钱了....之前的父亲留下的积蓄,某日遭了盗帮,少了藏起来的大半。

而身上的钱也因为打点用完了,甚至都没钱交每月的异兽肉例钱...

为了赚钱,她便又不得不前往接外院任务,想要靠自己赚钱。

可惜,她一个富家大小姐,以前都没吃过苦,如今一下转变太大,马上便出了岔子。

在一次任务里,她不慎被异兽所伤,奄奄一息被几个好心的同门抬了回来。

其弟肖立赶来时,看到的却是姐姐迷茫而虚弱的枯黄面孔。

没钱交例钱,便连外院也待不了多久。

肖立无奈之下,带着姐姐一路悄然离开天印门,不知所踪。

短短两月时间,肖悠姐弟从试图付出一切来报仇,到最后人财两空,身受重伤,一切皆成虚妄。

*

*

*

“魏师弟,有什么想说的么?”胡子成注视着面前跪坐着的魏合。

两人中间的桌面上,放着的便是关于肖悠姐弟两人,全部的各种行踪,近况。

在知道肖悠最后的结局,不知所踪后,胡子成心里当时便一个咯噔。

心中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于是他迅速收集了所有关于肖悠姐弟的情报资料。

在看着处处看似巧合,但巧合有点太多的一桩桩事件中。

肖悠姐弟一步步失去所有,然后步入深渊,甚至连真相也不明所以。

这一切,魏合甚至都没见过姐弟两人,便完成了一切。

是的,胡子成断定,这一切就是魏合所为。如今肖悠姐弟,甚至是生是死,也难料。

别人他不清楚,但是魏合此人,自从那一晚交手之后,他从身手招数中,深深的感受到,此人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压抑和杀机。

他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巧合。

所以肖悠姐弟两人的遭遇,必定是魏合所为。

“我很遗憾。”

魏合平静的从面前的纸面上收回视线。

“我很早就说过了,肖玉荣并非我所杀,而是另有其人。当时我过去时,人就已经死了。”

“......”你当我傻啊??

胡子成无言以对,只觉得眼前此人虚伪,狡诈,而且够狠辣。

“魏师弟...”他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记得上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还是多年前。

胡子成那时还年轻,刚入三血,三十出头,意气风发。想要成就一番武道事业。

结果却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了一同门师兄。

然后结果就是,他莫名其妙的处处倒霉,处处受气,被冤枉,被栽赃,最终心神不定,导致冲击关卡时精神不固,接连失败。

这才导致他如今只是这般样子。

此时再度看到这样的人物,胡子成心中惊惧之余,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冲动。

看着面前桌上的资料,胡子成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心里涌出了一股更强烈的想法。

他咬咬牙,盯着对面刀锋一样的视线,硬着头皮还是开口了。

“魏师弟。我胡某人如今年岁已至,快要到离开时间了,我在城外的一处县城里,准备办一所拳院,也算产业,不知师弟是否有意....”

胡子成一口气将自己想要说的说了出来。

他笃定魏合这等人物,日后必成大器,所以虽然害怕,但更多的是感觉遇到际遇。

就如当初害他那人一样,那人如今也是青云直上,超越他太多。

所以再次遇到同类人,胡子成毫不犹豫决定押宝。

“拳院?”魏合笑了笑,正要拒绝,忽然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沉吟了下。

“场地如何?”

“已经购置好了,乡下地便宜,相当于外院那么大的地盘,绝对足够!”

“周围能撑得起一所拳院?”

“我调查过了,没问题,而且那地方有我家里支持,官面上,其他道上都没问题,就是我一个人回去,不是武师,有点撑不住场面。但若是师弟你也加入,那必定没问题!”

突破了最难的第二层覆雨聚云功,以魏合的速度,入劲几乎就是铁板钉钉子,肯定的事。

实际上所有突破第二层的内院弟子,踏入入劲都是必然,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所以他这话说得也没错。

“你是打算就靠教拳,在县城过日子?”魏合再问。

胡子成一愣,随即笑了。

“师弟有所不知,前阵子大量难民涌入我们泰州,其中不乏有身怀武艺之人,导致治安越发混乱。

所以我就想着,先从小培养起自己人,等以后,需要帮助家里亲人时,也能有一份力量自保。否则光靠我们自己,远水解不了近渴。”

他这番话倒是说到了魏合心坎里去。

他这两月修习覆雨聚云功第三层步步推进,提升平稳均匀。估计要不了一年,就能达到圆满。

第三层没什么难度,就是水磨工夫,将遍布全身的印血,一一细腻的转化成劲力,不能遗漏,然后便能形成护体劲力,成就武师。

这是考验操作工夫,考验悟性和控制力,对根骨没什么要求,所以正是魏合拿手。

他估算着,以自己如今进步速度,顶多再有半年,就能入劲。比其他修成第二层的同门快上许多,这应该就是中上的悟性带来效果。

万青院其余同门,悟性比他强的也就万青青和另外一名女弟子。

但不管他自己如何强大,家里二姐魏莹,总是其担心所在。

胡子成这番话,倒是正好给了他一个机会。可以自己培养一些人,专门保护亲朋好友。

“好,我若是有空,可以前往看看。”魏合沉吟下来,决定参与。

这种混乱时期,收养一些快活不下去的孤儿,培养成忠于自己之人,还是没问题。

而越到后期,他如今的练武周期便越长,二姐如今年纪也慢慢大了,不可能一直和自己住在一起。

她终归是要嫁人,要成家。

听到他这么一确定,胡子成大喜,脸上的忐忑顿时消失无踪。

“那就这么说定了!”他又迅速说起一些拳院细节的事,以及魏合需要注意的地方。

两人讨论了一会儿,都觉得未来发展必有可期,胡子成心中踏实,起身告辞。

走出酒楼时,他腿还有点虚。不过更多的是心里实在。

他其实来之前,还调查过魏合的其他信息,而越是调查,便越是感觉心惊。

魏合此人,一路走来,巧合之处,运气之处太多。

若是没接触过此人真实的一面就算了,但他那晚上接触后,才发现,此人绝不可能是凭借运气走到这一步。

其中诸多看似靠运气的地方,实际上隐藏的东西,隐藏的必然,太多。

不过现在好了,现在自己和他一伙儿,不怕了。

想到这里,胡子成心情大爽,把自己觉得害怕的人拉成一伙,以后让别人害怕去吧,哈哈哈哈!

他心头大笑,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大步离开。

魏合不久也从酒楼里下来。

这是熊山町,不过是两人随意找的一家小酒楼,临时会面。

酒楼名字叫万民酒楼。

很大气,但总共也就两层,破破烂烂,掌柜的是个动作慢吞吞的干瘪老头。

几个伙计也都是上了年纪,耳聋眼花,生意没精打采。

不过环境确实很安静。

一般来说,这种地方多是藏龙卧虎之地,看似不行的老板伙计,或许就是隐藏民间的大佬。

但魏合坐了一会儿,看到有伙计被客人一巴掌打得口角溢血,都没法反抗。

他才相信,世界上没那么多大佬隐藏得这么窝囊....

他起身帮着调解了冲突。天印门的内院服饰,给了那客人相当大的压力,所以调解也很顺利。

为了感谢,老板给了魏合一个六折优惠。这是他不亏本的最大折扣了。

谢过老板后,魏合走出酒楼。外面夜晚雾气弥漫,时间有些深了。

接下来,他该潜心突破入劲,彻底跨入新层面了。

一切准备就绪,钱肉都不缺,也无后顾之忧。唯一差的,便是时间。

魏合叹了口气,快步朝着家的方向返回。不再犹豫。

*

*

*

时间流逝,转眼便是半年。

半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魏合潜心修行,什么也不管,一晃眼仿佛半年只是一周,时间如飞驹过隙,跑得飞快。

而在他强大控制力和悟性下,兼修多门武功锻炼出来的控制力,让其很快突破了第三层的重重障碍,水到渠成,便到了临门一脚。

全身印血,他都炼化成了劲力,只差最后一步,将全部劲力以根本图的意境勾连起来,连成整体。

这一步便是区分不同门派功法走向的关键。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