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真实 下

车厢内。

赵兴正和男子相对而坐,两人随着车轮颠簸微微摇晃,但都没有第一时间说话。

直到马车快要到了东河坊。

赵兴正才又道了声。

“麻烦带我们在周围转一转。”

车夫不明所以,但只要给钱,干什么都好。也就答应了。

赵兴正看向对面坐着的黑衣男子。

“新来的舵主我查过了,是个没跟脚的。”

黑衣男子点头:“那还是原计划行事?”

“嗯,就按原计划。那姓魏的这些时日都只顾着自己练武。压根不管事,也算他识相懂事。

我用他的名义,把最后的一次货调过来,今晚就转运给你。”赵兴正压低声音道。

“最近严查,稽查队来了不少新面孔,暂时还没打点到位,万一被查到怎么办?”黑衣男子皱眉。

“怕什么,都走了这么多次了,也没错出几次问题。

而且就算出事,被查到,我们是用姓魏的的名头一路护送,到时候追究下来,也是那魏合顶上。”赵兴正微笑道。

“不一样,这次和上次不同。”黑衣男子摇头,“天印门似乎察觉了,这是最后一次,那边人要价高,给的人心也狠。这次的货,里面应该会有大家什,一旦被查到,很危险!依我看,还是再等等。”

“多等一天就是一天的危险。上个姓李的不就是差点发觉端倪了?况且,越是大家伙,就越是值钱啊!”赵兴正低声道。

黑衣男子犹豫了下,还是点头下来。

“好。这么久都没出事,我也不信偏偏这次就一定会出事。

那就依你,你今晚就把货调过来,我马上派人来接。以免夜长梦多。”

他可是清楚,那批货是从城内军械库流出来,牵扯之人太多,他们也只是中间经手的一个环节,一旦被查出来,那惹出的麻烦就大了。

毕竟都是管制军械。就算如今官府昏庸,但管着这方面的是三大世家的周家。

而他们干的事,一旦曝光,是要被抄家灭族的大罪。

因为他们走私的军械,都是供给给城外的香取教乱军团伙,悄悄运走。

现在乱军正在和泰州这边交战。每天都能看到有军士一队队从驻扎军营开出。

他们这是给自家守军挖墙脚啊。

一旦出事,后果....怕是天印门也会第一时间撇清关系,交出所有相关人员。

上个分舵舵主,就是发现端倪后,被赵兴正等人和乱军联络人,联手弄下去。

赵兴正两人在马车上仔细商量了细节,马车转了大半圈宣景城,才在一处不知名的宅院前停下。

黑衣男子下了车。

就剩下赵兴正,一人继续坐车,前往东河坊。

他其实最近已经有些预感,感觉自己被盯上了,上一任舵主被他伙同外人搞走,已经露了一些马脚。

所以赵兴正准备,趁现在这个新舵主不熟悉各种渠道路子,最后狠捞一笔,赚饱了就跑。

所以这一趟,他不光是做转手的货,还悄悄把分舵仓库里的各种药物异兽肉,运了大半出来,打算一并卖掉,趁机跑路。

此时魏合,正吃过饭后,在书房里专心研究武学。

对于如何处理杂血,他有了初步的想法。

他发现,杂血的难以去除,根本在于印血。

但入劲后,他便发现,印血入劲,便是彻底消失了。似乎转化成了另外一种奇妙形态。

这种形态,被武者们称之为劲力,且一种劲力,一旦修炼出来,达到入劲,便能永远有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上辈子玩网游的特效!

一种劲力便是一种特效方向。

有的穿刺,有的震荡,有的渗透,有的力大,还有加速等等。

“应该说,入劲,就是固化武功的对应特效。如我现在就是在身上固化了覆雨劲护体的效果。”

魏合这么一比喻,顿时感觉形象了很多。

他从书房座位站起身,伸出双手,仔细观察。

发现自己双手皮肤,隐隐变白,毛孔越来越小,毛发也越来越透明变少。

“这种感觉,更像是进化。”

魏合心中猜测。

他如今看的书也算多了,结合诸多笔记秘籍中提到的现象。他隐隐若有所悟。

“像是让自己的身体,更进一步进化。而入劲,就是一个标志。”

想到这里,魏合再度尝试调动回山拳的回山劲。

双手表面开始渐渐激荡劲力,但很快,劲力之间的开始抵消冲突。

覆雨劲和回山劲有了明显冲突。

但因为覆雨劲是入劲层次,数量质量要远胜回山劲。所以轻而易举便将其压了下去。

“难。”魏合摇头。如今破境珠还没恢复满,只能等恢复好之后,再做尝试。

咚咚咚。

敲门声起。

“进来。”魏合收敛心思,如今他鲸洪决第一层修成,气血力量翻倍,实力比起以前有了巨大飞跃。

若是当初人面虎肖恒,遇到现在的他,魏合自信,不需要阴招,正面上前十招内,必定能击毙肖恒。

进来的是负责分舵平日里传讯的仆从,名叫小文。

小文和其余十多个在分舵做杂活的仆从,都是卖身于天印门,又没有什么练武资质的下人。

这些人大多是饥荒里太饿,吃不起饭,于是被父母卖给了天印门,从小便当做门徒培养。

其中有潜力的提升正式弟子,没潜力的,就分发到各驻点,做外围人员了。

小文身材娇小,走路时总喜欢小碎步,看上去很是急促。

此时她拿了一份黄纸文件,放到魏合桌面。

“舵主,赵管事让我给您拿来一些文书,需要您确认。”

“我不是说了,这些小事别来烦我,让赵兴正自行处理就是。”魏合大手一挥,不在意道。

“可是,赵管事说,没您的印章,他们也不敢贸然行事。”小文解释道。

“好吧。”魏合拿起文书一页页翻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稍微大点的,也就是解决天印门麾下产业,和一些小帮派的纠纷摩擦。

魏合看了下,便拿出印章,蘸了印泥,一一印上。

忽然他看到一页纸上写了,要护送一批珍稀药材,转运给一个长期合作的镖局。

下面写了时间,正好是今天晚上。

但魏合记得,前几天才护送过一批药材路过,也是运送给镖局。

“这个地方....”他起身,迅速从书架上找出以往的记录册子。

很快,魏合便在记录册中,找到了很多次的这种药材转运记录。

这种转运似乎是从前年开始的,利润不高,但胜在安全,稳定。

魏合发现上一任的舵主在时,就有这个记录,心头也微微一松。

他知道赵兴正有点问题,不过没关系,是人怎么都有点私心。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而且,这些时日,赵兴正里里外外把所有事都管理得井井有条,非常厉害。

也让魏合得以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在研究和修行上。

于是,他放心的将所有印章都按上。交给小文,让其带给赵兴正。

当天夜里。

宣景城豫北町的一条偏僻街道上。

傍晚时分。

车轮的咕噜声不断传开,不时还有碾到石子发出的杂响。

赵兴正一身黑衣,带着几个兄弟,举着火把,赶着牛车。护送‘珍稀药材’,进行转运,并打算交给另外一处‘镖局’。

两辆牛车缓缓前行,一路上遇到的巡捕都被前面的两人上去打点拦住,很快便放行。

很快牛车便到了宣景城东城门。

负责看守城门的把头是个银甲持枪将领,带着一队兵卒上前。

火光照耀下,甲胄和兵器的反光,晃得人有些眼花。

“什么货?怎么又是你们?前几天不是才运过一趟?”银甲将领年纪不大,是个生面孔,根本不是之前打点好的老将。

赵兴正心头一凛,知道是临时换人了。

“这位将军,我们是天印门分舵的人,车上都是珍稀好货,您看。”他迅速塞了点东西过去。

他虽然是门派管事,地位不低,但天印门只是名气大,依旧属于平民百姓类别。

面对官员时,还是得按尊称。

“原来是天印门的。”那小将收了东西,语气温和下来,毕竟这可是附近最大的大派,就算他是官军,但家人都住在附近,也不愿意平白得罪这么大个势力。

“只是,你这牛车吃重有点深啊。”小将为难道,“不是我不给面子,而是上头最近压下来规矩很严,要是从我手里漏了什么出去,那是要掉脑袋的大事!”

“实不相瞒,这货是我们新上任的魏舵主点名担保的。您看,这是我们舵主的印章文书,都是办妥了的。”

赵兴正立马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文书。

魏合身为舵主,在一个町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代表天印门在豫北町的形象。

所以有舵主级别的人物做背书,那小将也就脸色松缓下来。

“这样啊....也好。过去吧。”他不再多说,扫了眼文书,有天印门舵主层面的人物担保,就算出了问题,也找不到他头上。

城门处的兵卒也不再围住牛车,而是继续检查后面排队的其余出城车辆。

赵兴正松了口气,带着牛车缓缓前行,驶出城门,朝着外面金风镖局约定好的地点赶去。

这趟交易完后,他就第一时间赶赴云州,不留在这里。

带上大量金票。去哪不是享受生活?

牛车缓缓往前,很快拐进一条小道,两侧渐渐林地增多,光线越发阴暗起来。

牛车很快便到了约定好的地点,一处专门做过标记的宽阔林地。

只是,站在林地那里等待的,不是香取教的接头人。

而是另外一名身材魁梧,黑发披肩的高大男子。

赵兴正看清对方的一瞬间,顿时头皮一麻,心脏都差点停摆。

那林地中的男人,正是魏合。

魏合失望的看着赵兴正。

他没想到,看上去表面上这么豪爽大气的赵兴正,居然背地里干着这种勾当。

要不是他没忍住给人下了药,恐怕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主要是魏合见赵兴正太好用了,但是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又因为关系不熟,还不够放心,所以就情不自禁,下了一种他新研究出来的毒。

其名为追魂香。

这种毒,是魏合学自黑字虫的灵感,用一种名为丹青虫的昆虫,作为引子。

当中毒者就在近处时,丹青虫会安静陷入沉眠。

而一旦中毒者远离一定距离。

丹青虫就会发出尖鸣,重新恢复活力。

最关键的是,之前距离丹青虫远了,魏合担心赵兴正来不及返回,就会毒性发作出事,所以赶紧赶出来救人。

没想到....却一路看到这一幕。

“赵兴正....你太让我失望了....”魏合心中感叹人心的复杂和不可测。

‘还是药粉来的真实,不会有欺骗和背叛。’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