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消息 上(感谢神朝_窗叔盟主打赏)

裕兴坊一行后,魏合回去便吩咐人,花了些许时日,找来了关于王少君的各种资料。

王少君此人,先天聪颖,资质根骨极高,当时初习武时,还引得诸多关注。

但可惜的是,后面他悟性表现平平,虽然积攒气血极快,但境界突破慢,让人大失所望。

不过就算如此,此人在大量资源的堆积下,也迅速突破,只是不如前面两个宣景公子那么耀眼罢了。

按照资料,王家关于王少君的消息,透露出来的极少,只知道他检测出资质根骨很好。

其余就什么也不清楚了。

“看来王家保护得很好啊....”魏合放下手里的文书资料。

“舵主,宗门那边传信来了,要我们注意最近有流窜盗帮武者作案,熊山町进有几个大户中招了,要我们豫北町也注意些。”丁阳走进门汇报道。

和魏合相处久了,他也就知道,这位新舵主不喜欢那些太多的繁文缛节,只要达到结果效果就行。

所以他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盗帮?居然敢盯大户人家?还能成功?”魏合诧异。

“是,据说是一个叫山会帮的盗帮,里面有好几个真正高手,是从云州那边逃窜过来的武者。”丁阳回答。

“是武师么?”

“不是。但是有三血。”丁阳道。

魏合了然。

确实,武师哪有那么容易出现。不是大势力,一般小门派,能出一个就算不错了。

而一旦入劲,之后到底什么修为,就看不清了。

确切的说,锻骨,只是入劲后,对于劲力层次的一个描述。

劲力积攒升华到一定程度,就会自然出现锻骨效应。

于是武师们将这种效应,划分成了一个阶段。

“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吧。”魏合摆摆手。

丁阳连忙告退,出了房间,留下魏合一人。

如今距离上次见到王少君,已经一个多月了。

混毒,他抽空去了趟王家,和王少君交换了东西,也拿到手了。

而破境珠也再度补满。

魏合这次打算散掉回山拳。

这门拳法伴随了他在飞业城数年的记忆和艰辛,也凝结了很多回忆。

但为了未来的发展,该舍弃时,他也不会手软。

从书房站起身,魏合离开去了分舵的练功房。

练功房在后院,也是一排单独建造的石屋,只是外面涂成了和周围墙壁一样的颜色。

他身为舵主单独用一间,其余人共用两间大间。

走进练功房,里面还有很多前任舵主留下的痕迹。

地面的凹凸不平坑洞,墙壁上有些地方残留着没修补完全的掌印。

兵器架,防护服架子,汗巾架子,一个供休息的皮椅,一张可以防止衣物和杂物的矮茶几,便是这里所有的物事。

魏合脱了外套,只剩下一件贴身的深色背心,走到石屋正中,反手一挥。

一股劲风吹得房门缓缓关闭。

站在屋子中间,他深吸一口气。

再度按照上次的步骤,双手合十,心中观想。

然后引动破境珠。

‘破!’

一股热流顿时流入双臂,带动他的印血开始按照固定的频率震动。

慢慢的,魏合双目紧闭,双掌开始再度蒸发出白气。

大量白色水汽,纷纷从毛孔中蒸腾出来,将石屋也弥漫得有些浑浊。

不多时,魏合缓缓睁眼,眼底闪过一丝疲惫。

他松开手,活动了下双拳。

“成了。”他叹了口气。

回山拳是他最初便开始修行的根本,如今却不得不被迫散去。

命运弄人,造化难判。

不过回山拳的彻底散去,也让魏合心中宛若有了新生般,洗去了过去一切的痕迹。

洗去了无始宗的全部痕迹。而全身心的投入天印门的武学中。

“从今日起,我与无始宗,彻底断绝联系。”

他感受了下双拳,轻轻相互碰撞。

“锻炼的皮肤肌肉强度还在,就是没了印血,无法激发三血的劲力。也就是说,我的肌肉皮肤骨骼硬度,之前的锻炼基础还在。

也对,那种长年累月的积累,不可能一下就彻底化掉。而化云烟本就是只针对印血。其余不会涉及。

而我的总气血,好像又有提高了。”

魏合仔细体会了下,这次好像又是十分之一,和上次的增加量差不多。

两次加起来,就是散功前五分之一的总气血增加。

“不过总气血增加,也就是能缩短我修行武学中的积累过程,对其他方面影响不大,算是增强改善了我一部分的根骨。作用不大,倒是可以和破境珠配合使用。”

魏合本就是积累阶段缓慢,总气血的增加,变相缩短了他这个积累时期时间。

他双臂舒展,微微一晃,发出一片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那是骨骼关节的空隙声响。

“接下来,就是再等一个月,就突破鲸洪决第二层。这功法不愧是邪道古法,从古到今,估计能修成的就没几个。”

魏合回想起鲸洪决的资料。这段时间他也查找了鲸洪决相关信息。

这门武学,在一千五百年前,是由一位邪道高手,在临终前,以毕生积累资源,实验创造出的一门特殊功法。

当时他以此法修行,是为了延寿,并非为了增加气血气力。

但可惜,修完第四层,开始第五层修行时,需要的异兽材料,却始终寻求不到,最终那位高手郁郁而终,终究没能突破极限,达到自己想要的延寿层次。

魏合看了眼破境珠,果然,又消失了三分之一的进度。

看来散功都是消耗三分之一,现在鲸洪决进度再度瓶颈,下次破境珠圆满,就能修成第二层,气力气血再度翻一倍。

穿上衣服,魏合走出石屋,身上至此,只剩下一门飞龙功,还是以前的残留。

其他的白玉功之流,都只是简单的杂学,不到三血程度,所以不产生印血,不会有影响。

散功后,转眼又是数日过去。

一日,魏合正在裕兴坊老位置坐下喝酒。

一名手持琵琶的歌伶,正低头弹奏伴唱,乐声端正,给人一种大开大合,堂皇光明的味道。

魏合桌上摆满了一碗碗水熊肉做成的菜肴。

水煮的,清蒸的,油炸的,辣炒的,红烧的,等等等等,各种做法都有。

他看似筷子慢夹,但往往一夹便是好几块肉,塞进嘴里,咀嚼几下便咽掉。

才吃了没多久,忽然下面裕兴坊门口,传来阵阵喧哗吵闹声。

声音嘈杂,甚至压过了歌伶弹奏琵琶的声音。

魏合皱眉,放下筷子,朝楼下看去。

裕兴坊大门右侧,有人摆了几张桌椅,坐了些人,立了牌子,上边写着‘金州阎氏商队招人,来回全程百金’。

如今黄金金票,完全是被当成普通的货币在流通,并不如早些时日那么金贵。

中间的银两体系崩溃后,金票便直接和大钱接轨,形成了金票——黄金——大钱,的三节体系。

在这种时候,泰州的物价略有上涨,但在强大的储备粮仓和肉田供应下,居然没有太大变化。

“这是在做什么?”魏合奇道。

“回舵主,这是去金州的商队找人,那边据说是现在唯一没有战乱的地方,不像我们这里,紧挨着香取教乱军之地。”一旁候着的小厮赶紧回答。

“这样的商队,能去得了这么远?”魏合好奇问。

金州和泰州路途遥远,虽然不如去云州,也要小半年路程。

“舵主,您有所不知,这金州和我们这里,中途修建了畅通驰道,每隔两百里,还有以前皇庭建立陆驿。”

“陆驿?”

“就是陆地驿站,专门给官府的信使换马用,像什么八百里加急之类的急报,就是靠这样的驿站不断换马才能做到。”小厮流畅回答,从容不迫。

“不是有武者送信么?”魏合问。

“爷,加急信使,一趟很可能会跑死好几匹马,武者这耐力怎么能和畜生比?而且马匹跑死了还能买,但武者那可是人才,价值不能比。

不过,之前听说,香取教刚刚叛乱时,有的州求援信,倒是是以武者加急狂奔送去皇庭的,只是那损失太大了。”小厮叹道。

“你还懂得挺多。”魏合诧异。

“小的自小就喜欢听听这些杂闻轶事,让您见笑了。”小厮谦虚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姓张,名无恙。”小厮回道。“因为年少时体弱多病,于是家里便为我改了这个名字,希望我一辈子不再患病。”

“不错。”魏合点头,感觉这小子挺机灵。“以后你就专门在裕兴坊候着我吧。”

“谢魏爷!”小厮张无恙顿时一喜,弯腰拜倒。

“每次路过,都能看到你在这个位置。”忽然一个声音从魏合背后传来。

声音还没落下,一道白色人影便一晃而至,在魏合对面位置坐下。

王少君一身白衣,黑发束带,丝带也是白色,再加上皮肤也白得反光,简直如同玉雕冰雕,冷得毫无温度。

这家伙脸确实长得俊美,但不是女性阴柔美,而是中正平和,带着浓浓书卷气的文弱美。

“我喜欢这个位置,看得到内外,听得到人声。不是很好?”魏合也不意外。

刚刚王少君来时,他便听到了。

“你托我打听的事,有消息了。”王少君平静道。

魏合一挥手,周围人连同歌伶一起自觉退下。

只剩下两人相对而坐。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