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道途 下(感谢dextermax的盟主打赏)

这一天后没多久,魏合从钟灵山庄回来,便听到了万青青师姐成功锻骨的消息。

之后万青青主动申请调任外地,据说是主持一分部驻点去了。

其实从那天湖边交手时,魏合便有了这种预感。

那便是,那时的万青青,若是和他一样全力出手。他多半会输。

覆雨劲越深厚,速度越快,这种特性决定了万青青极其克制他这种力量型武者。

鲸洪决再强,打不到人,不够灵活,也没用。

而之前打严鸠海,也让魏合感觉到了这点。

巨力虽强,但打严鸠海也用了不下三十招。连续三十次全力,才将其护身劲力打散。

要不是他兼修飞龙功,说不定还会被严鸠海跑脱。

他当时出手狂砸人时,手感就感觉不对。打严鸠海就像打皮球,无论怎么打,都会被卸掉一部分力量,怎么都砸不破。

由此魏合也得出结论,他如今多半还不是锻骨武者对手。

若是遇到被他克制的,或许能一战试试,但遇到不被克制的,他肯定会有麻烦。

相比起锻骨武者,他很可能只是力量上有点优势,其余方面全弱。

钟灵山庄之事后,历山派闹腾了一阵,据说严鸠海一直处于昏迷中,好不容易被抢救回来,起码得在床上躺好几年。而且还可能留下后遗症。

因为下手之人还下了毒,是多重混毒,若不是严鸠海本身底子够厚,估计早就死透了。

之后,严峻山亲自带队,他和几个麾下亲传弟子,在宣景城周围四处,带人搜捕嫌疑犯,很是抓了一批可疑武者杀。

但可惜还是没什么线索,在闹腾了两个多月后,才又消停下来。估计是由明转暗继续调查了。

而魏合这边,也到了积攒满破境珠的时间。

于是他又花了两个月时间,将铁岭衣,提升到了三血。还差一层,只要提升到入劲,就能强化覆雨劲的防护能力。

而覆雨聚云功,在万青青的指点后,积攒劲力的速度也有效率了不少,快进了一大截,因为有了目标针对性。估计再过半年就能到瓶颈。

正常三层到四层,什么时间都有,这全看根骨,积攒气血速度如何。另外服用的血气资源质量,也有很大影响。

所以他不用担心被怀疑,只要到了瓶颈,直接突破就是。

而经过万青青的提点后,魏合也开始注重,和其他武师在劲力上的交流。

宣景城内正巧也有个对应的交流会,名叫百胜会。

组建者颇为神秘。

魏合才展现出类似倾向,马上便有人送上入会邀请函。

他也就顺水推舟,进了这会。

其实以前这类交流活动,他都懒得理,但现在意识到不同劲力之间,克制效果可能会导致战局胜负完全不同。

魏合便明白其中重要性,决定要收集不同劲力的具体实战效果。

冬去春来,转眼便是新的一年。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

魏合被从看书中惊醒,他回过神,走出书房,看到外面半空中,正有缤纷彩色的烟火升腾而起,在天空炸开。

外面有刺耳爆炸的鞭炮,连绵不断,很是吵闹。

庄平正指挥着几人在给院子里到处给红灯笼盖上一层防火布,以免烟火乱飞,点燃灯笼。

看到魏合出来,庄平赶紧凑上来。

“爷,吵到您了?没办法,今天是新年除夕,外面很多大户都在放鞭炮烟花。”

“没事。”魏合有些茫然的抬头。望着不断炸开的烟花,此时的情景恍惚间和上辈子重叠起来。

但他也只是稍稍走神了下,低下头,看到院子一角堆满了各种礼盒包裹。

“那些是什么?”

“哦,那是下面人孝敬上来的,还有各家铺子坊子送来给您的贺礼,另外,我还给您准备了一些给门中师长的礼物,您看?”庄平笑着道。

“不用,从这些礼物里挑贵重的,给我师万菱院首送去,另外,你记一下,还有.....”魏合张口说了一连串名字,都是要送礼的。

“爷,您看魏莹大小姐,是不是要接过来庆祝庆祝?”庄平小声提醒。

“嗯,确实,你安排马车,一会儿我去一趟。”魏合吩咐道。

“还有如水坊那边,送一份礼物去。”魏合想了想也没让去邀请林潇潇,估计她也要和自己家人一起过。

“对了爷,早上来了个送信的,拿了一封信,说是要您亲启。”庄平小心道。然后让人迅速将信拿来,交给魏合。

魏合接过,拆开一看。

‘汝姐我已接走,三日便回,勿念。’

后面画了一只振翅欲飞的黑色小甲虫。

信上还残留有淡淡的一丝熟悉香味。

魏合一看便感觉不对,再一闻到这味道,顿时知道是谁了。

真绮!

“又是她!”魏合眉头一蹙。

真绮重新找到他们,还是从钟灵山庄回来后才开始的。

那时候起,她便隔三差五的过来接二姐魏莹出去玩。

一开始魏合不放心,跟了几次,后面发现都是去一些安全的日常热闹之地,慢慢也就习惯了。

只是他总感觉,真绮和二姐之间,似乎有什么问题。

而且真绮此人,还似乎多了一个大家闺秀的身份,成天和魏莹如胶似漆,两人就差粘到一块了。

魏莹是时间久了也没人陪班,一个人孤独寂寞,这点可以理解。

但真绮此人....魏合总感觉她看自己姐姐的眼神有些不对。

收起信,他轻轻一搓,将其化为粉末。

这下好了,没人陪着过年了。

看着这眼前的漫天繁花,魏合忽然有种莫名烦躁。

“我出去走走。”

他丢下一句话,纵身一跃,轻盈越过围墙,朝着町外去了。

山林间。

草屋前。

魏合一路急奔,腾挪纵跃,速度很快,几乎在林间化为一道虚影。

不多时,他轻轻落到自己的秘密基地前。

只是刚刚落地,便感觉不对。

他抬头一看。

茅草屋前的空地上,居然正站了一人,正低头怔怔的看着棋盘。

魏合心头一凛,有些担心自己的研究笔记出问题,虽然是用三种不同语言加密,但万一被人恶意损坏,也是麻烦。

至于有人过来,他都是有过预料,这里又没人看守,附近也没有太多凶猛异兽,一直没人发现才是不可思议。

棋盘桌边,那人一身蓝袍,两鬓花白,目光平静而幽深,看上去年纪应该不小。

而且其右臂齐肘而断,身上气血气息,也有些怪异,若有若无。

“这地方曾是我在住。”那人忽然出声,口音有些带云州腔调。

“那是曾经。”魏合道。

对方噎住了,抬头看了他一眼。

“会六博么?”

“不会。”

“黑白子?”

“会一点。”

“来一盘?”

“好。”

两人都没问对方为什么不去过年,问就是心酸。

默契的坐下,那人手抓住石桌一翻,桌子翻了个面,背面居然就是围棋棋盘。

他又从袖子里取出两盒棋子,一边一盒。

很快,魏合毫不客气先落子,速度极快。

两刻钟后。

“.....再来!”他眉头微皱。

蓝袍人不动声色,重新开始。

一刻钟后。

“再来!”魏合眉头紧皱。

蓝袍人面色不动,再度重新开始。

又是一刻钟后。

魏合拿起一枚棋子,看了看对面,其实他会六博,但是不强,他黑白子强,但现在看来....

“我其实从不下快棋。只是今天突然想试试。”他平静道。

“也就是说,你下慢棋才是真本事?”蓝袍人诧异道。“那就来!”

“不。”魏合扬起手,“就下快棋,我想仔细体会下输的感觉。”

“......”蓝袍人抬头看了眼他。这句话怎么这么欠揍。

意思是如果给他下慢棋,他就肯定赢?

“来一盘慢棋!”蓝袍人不开心了,指着棋盘。

“不了。我现在只想输。”魏合认真道。

“呵呵。”蓝袍人冷笑两声,“我看你只是找借口。”

“没错,就当我是找借口吧。”魏合无所谓道。

“呵呵。”蓝袍人估计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再来。”他沉声道。

“不想下了,没心情了。”魏合站起身。“老人家,你太执着了。下棋如习武,讲究张弛有度。你这是入了魔道。”

“狗屁!你小子下个棋都要下药,是不是太过分了!”蓝袍人火大起身,手指魏合。

“一盘棋换一种,你可真是能耐啊,比老子我年轻时厉害多了!”蓝袍人气极反笑。

“前辈何必动怒,晚辈只是试探,若是您被迷倒了,无非就是证明没有威胁,我也就将您安全送出去了。

若是您没被迷倒,也不在乎晚辈这点小伎俩,一样平安无事。左右都是无事,您又何必动怒?”魏合微笑道。

“横竖都有理,你可真是.....!”蓝袍人估计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极品的人。

只是他话说到一半,却忽然发觉,自己心里的寂寞和空虚,居然一下子消失了不少。

“前辈看来是发觉了。也不枉晚辈故意输给您这么多盘。”魏合适时的补上一句。

“放屁!就你那臭棋水平!好意思说这话!?”蓝袍人又大声反驳了句。

“走了!”

他忽然纵身一闪,居然就在魏合眼皮子底下突兀消失了。

速度之快,宛如一下散开化为黑影,融入后方阴影中。

魏合坐在原位,久久没有起身。

对方身法虽快,但没有真打过,胜负尤未可知。

再说,两人只是偶遇棋友,没什么额外相交,也不用在意其他。

不过和刚才那老头吹牛了一阵,他心情也好了许多。

明明那老头一直在赢,最后却气得不行。

他明明一直在输,却心情愉悦。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