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运气 下(感谢林今夜雪盟主)

“我记得前阵子,附近山林有不少异兽从远处迁徙过来。这家伙难不成就是其中之一?”魏合记得之前宣景城附近可从未听说有石鹿出没。

“应该是。”九影点头。“好了,废话不多说,我来做肉田。以后老夫的肉田就放在这里,你帮衬着看下,我分你三分之一,如何?”

“好。”魏合这些时日也知道了这老头底细。这家伙身边什么人也没了,也没去处,四处漂泊流浪,无牵无挂。

再加上他早就到了武道极限,气血衰竭关头,对这些肉田其实并没有太多渴求,就是用来维持他在药物上的研究而已。

所以他也不客气。

毕竟他现在正需要这些。

还没等他回神,一旁的九影便身影一闪,前冲而出,一蓬药粉飞洒而出,正好笼罩住石鹿头部。

石鹿挣扎着大吼大叫,可惜没用,很快,它便意识浑噩,慢慢倒在地上。

“药效只能维持很短时间,必须尽快!”九影手里拿出那灰色圆球异种,上前去,手掌在石鹿腹部轻轻一切。

顿时一道血口切开,他马上将异种塞进去。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异种仿佛活物,骤然蠕动起来,瘫软分散开,从圆球,伸出一条条血脉一样的触须,钻入石鹿体内。

哞!!

石鹿就算是昏迷中,也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它的身体开始渐渐变大,膨胀,仿佛被吹了气。

很快,它塞了异种的腹部,越长越大,仿佛变成了一个大球,几乎有石鹿全身大半那么大。

它哀鸣着,怒吼着,试图挣扎,但异种的侵蚀似乎极其恐怖,很快,石鹿便没了动静。

渐渐的,它全身骨头也开始融化下来,除开鹿角,整个石鹿不到半个时辰,便化为了一滩纯粹的血肉。

一大团会蠕动的血肉,

若不是这团血肉的一端,还生着石鹿独有的树枝鹿角,怕是魏合还以为自己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

“唉...不管看多少次,都感觉,这异种当真有些残忍。”九影叹息道。

“这样便成了?”魏合沉声问。

“成了,以后这肉田就算固定了,固定时间浇水施肥,就能长出源源不断的异兽肉。”九影点头。

“施肥?用什么?”魏合奇道。

“石鹿吃什么,就用什么。”九影道。

魏合看着眼前还在蠕动的一大摊血肉,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些反胃。

忽然他想到一个猜测。

“可有用武者做肉田的?”

“以前有。”九影回道,“后来被围剿杀绝了。这等事,就连魔道也极其忌讳。凡是练武的,就没人能忍受自己可能会被做成肉田,次次割肉。”

魏合点头默然。

他看着九影上前,用小刀仔细切了一大块肉下来,然后给伤口处撒了一些止血药粉,便转身回来。

“走吧,这些够吃一段时间了。”

魏合看着他手里那块至少有十来斤的新鲜血肉,肉上还有肌肉纤维微微收缩。

他心里对异种,对异兽肉田的猜测和感觉,也越发的多了起来。

这种技术,简直非常像他上辈子在科幻小说里听说过的实验室培养肉的加速简化版。

他忽然有种想要研究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冲动。

但如今他自己还没安稳定下,根本没工夫奢求研究其他武道之外的东西。

“等以后有时间,有机会,就研究试试看吧。”

魏合心头升起这个念头。

*

*

*

时间缓缓流淌。

转眼间,又是半年过去。

魏合潜心积攒劲力的时间里,天印门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自从万青青离开,姚汉升成了万青院首席后,他便开始挑战其他别院首席。

有时胜,有时败,但胜率居多,慢慢的姚汉升在整个天印门,也有了些名气。

而万青院之前被聚集视线过的天才陈琳,周行肃,也开始到了冲进入劲的时候。

陈琳身为武二代,有经验丰富的父母指点,原本大家都以为她会顺利过关。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陈丽在冲关过程中,受挫后试图再度强行冲刺,结果劲力暴走,自损血脉,闹了个左手经络神经受创的结局。

即从今往后,她的左手灵活度会大大下跌,甚至会成为她武道中的一个巨大破绽。

消息一传出,不少人都在暗自惋惜。

而另一边,家里开客栈的周行肃,也一样冲关受伤,没能踏入入劲武师。

不过他还好,没有逞强,只是损耗了些气血,还可以二次冲关。

八月下旬,泰州天气再度转凉,雨水开始越来越多。

五天一大雨,两天一小雨,天上总是阴雨绵绵,云层极厚。

细雨斜落中。

裕兴坊内,二楼雅间。

姚汉升,孙毅,钱锐,三人围坐一起,三人神色都有些沉默,难过。

一旁地上散落了不少的酒坛,看样子三人都喝了不少。

魏合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今天是钱锐请宴,专门请姚汉升和孙毅,不过既然来了魏合的地盘,他也自然得露面喝一杯。以示礼数。

只是,似乎他来得有些不是时候。

“姚师兄,孙兄,钱兄,来我这里,怎么不招呼一声,若是我没听人提起,怕是要失礼被人背后嚼舌头了。”魏合微笑道。

“原来是魏师弟。”姚汉升三人连忙起身。

姚汉升还好,原本他便和魏合不熟,但钱锐和孙毅则不同。

钱锐是当初和魏合一起进紫竹院的同桌,而孙毅,是和魏合一起进万青院的同期。

所以两人对魏合都算熟悉。

此时看到他已经入劲,还似乎过得不错,再联想到自己,顿时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

“魏兄,许久不见,你还是和当初刚入院时没什么区别。”孙毅叹道。

魏合笑了笑:“还能有什么区别,整天不是练功就是解决一些鸡毛蒜皮小事。烦都来不及,还能有什么变化?”

他打量了三人一遍,特别是钱锐孙毅。

这两人明显比几年前沧桑了许多,钱锐原本是个美男子,之前据说还进了赵婉竹的圆印会。

现在看来,似乎憔悴了不少,失了颜色。

而孙毅,则是脸上多了两道疤痕,眼神比起当初锐利老成了许多。也事故了许多。

四人再度坐下,稍稍又聊了几句,魏合这才知道,今天为何是钱锐请客。

原来他打算离开天印门内院了。

“我如今气血不进,自觉根骨已经到了极限。再练下去也只是徒耗时间钱财。还不如早些定下来,为家里置办家业,也算是我习武多年,给出的回报。”

钱锐叹气道:“我自小习武,耗费家中钱财无数,如今回去,趁着还有几分实力,也能给家中生意有些保障威慑。”

“我明年若是再不成,也想回去了。”孙毅叹道,“我自己鼓捣了一个镖局,算是分产业,所以钱兄若无事,倒是可以和我一道闯闯。”

“你们二人,以后若是有什么麻烦问题,一定记得找我。万师姐之前之事,若非我人不在场,当场就....!”姚汉升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况,还义愤填膺。

他当时正好做任务,去了护送门内的货队,一来一回两个多月时间,根本来不及赶回。

等回来听到万青青师姐遇到那般窘迫,连个筛选人都没有,他差点没被气炸。

魏合他还能理解,散过功,上去也是废,但其余两个万青院武师,丁小荷和白芮,却是让他气得不行。

后面多次他找那两人切磋,借口暴打两人一顿,连续数月,两女见着他就绕路走,可见其火爆脾气。

“谢师兄仗义!”钱锐端起酒杯,认认真真的连饮三杯,以示感激。

“我们万青院,因为历山派给予压力之事,本就受其他别院看低,若是我们自己还不团结,以后怕是一盘散沙,都要被人欺负了去。”姚汉升认真道。

“正是如此。”孙毅点头。“前些时日,听闻院首在内会上又被针对,说要消减我们别院的经费,用来贴补化气院...简直是岂有此理!”

“其他别院一向如此,我当初这个分舵位置,若不是院首有另一好友院首全力支持,怕是也难。”魏合赞同道。

“我们别院的经费本来就已经是最少,还如此要求...!”姚汉升也是无奈。

他扫眼看了看在场几人,这几人的资料信息,姚汉升都了解清楚,品性如何,他也有所耳闻。

上次万青青一事,算是个照妖镜,心性如何,品格如何,一看便知。

此时姚汉升心头一动,开口道:“我等四人品性相互都知,与其和别院里其他白眼厮混,不如我等结为一体,相互帮扶,同气连枝,这样也不担心背后被人捅刀子,关键时刻无人相助。三位师弟意下如何?”

他这话一开,顿时孙毅钱锐都大喜。

姚汉升他们是佩服得紧,万青青一事后,他之所以不断挑战其他别院首席,还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其他别院总是有意无意挤压万青院。

武人之间,习惯以拳脚解释问题,稍有摩擦便是一番打斗。

万青院劲力特殊,在内院之间打斗中很是吃亏。

而姚汉升则不同,他入劲大成,前些时日到了覆雨聚云功第四层,再加上时常喜欢四处挑战,实战实力极强。

所以居然一时半会打了个赢多输少。

有这等强力大哥庇护,孙毅钱锐自然是大喜。

但魏合却是有些无奈,他不过是来敬个酒,走个过场....

“不瞒你们说,我与那新入门的孙琦,也是义结金兰,她认我做兄长,如今我们四人结交,回头再去找孙琦认人,大家互帮互助,人多力量大。

我姚汉升日后只要还有一份力,必不让人欺负你们了去!”姚汉升认真道。

“大哥!”钱锐顿时动容,起身就是倒头一拜。

孙毅也是热血上涌,跟着拜下身。

只剩下魏合。

“我...”他刚想开口婉拒。

“魏师弟可是担心散功一事?”姚汉升慷慨道,“你也太小看我姚某人了,如今我天印门渐渐势弱,若再不团结一致,便只能被外人鱼肉分割。”

他上前一把拉住魏合,将其从座位上扯了出来。

“来来来!我等今日便以酒代血!你若不应,便是瞧不起我姚某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魏合无可奈何。

他眼看着马上就要突破覆雨聚云功第四层,约莫就在这几天。

却不想突然又闹出这事。

不过在场三人都已经喝得醉醺醺,姚汉升也确实数次维护万青院弟子,心性端正。

而孙毅和钱锐,能被姚汉升看重,显然两人也有可取之处。

当下魏合也就半推半就,和三人一起定下了结义之名。

当然,这名义是定了,但也就是个名头,若是三人不值当,他也就当没这回事过。

若是三人值当,他便也能多些渠道。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