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识破 下(感谢青宁子月票红包)

此时同一时间。

九院其余八院,都面临了赤景军的追击猎杀。

一位武将,带队几个绞杀军阵,加上火枪兵封锁周围。

如流水般无懈可击的军阵,一旦展开,将人卷入。就绝无幸免之理。

浮山院方向。

院首卢元珍逃脱无望,被武将挡回,硬生生被三把斩刀组成的三个军阵,连斩上百刀,劲力枯竭后,被乱刀砍死。

卢元珍两弟子一死一降。

九江院院首江林,怒发冲冠,拼死打散一个军阵,自己被乱刀斩断四肢,武将补刀而死。

其两弟子投降。

化气院院首朱敏,击碎斩刀试图逃遁,被武将阻拦,后由投枪军阵密集射杀。

地龙院的院首陈媛已死,剩下的两名弟子无奈投降。

一个个分支支脉,宛如肥皂泡一般,被轻易破碎。

相比悍不畏死的赤景军士官兵卒,天印门的弟子大多都是富家子弟,哪里会视死如归为门派拼死一战。

见势不妙,大多都会劲力先弱三分。

身为武者,心中犹豫,出手便会迟疑,便失了敏捷。威力爆发也会弱了数分。

失了敏锐,就算是武师,也不一定能拼得过三血。

毕竟武师三血之间的差距,也就是护身劲力。

在单次的攻击威力上,两者威力相差不大。

*

*

*

唰!

马车车厢被一把巨大回旋飞来的斩马刀,狠狠一刀两断,上下分成两块。

车厢内赤地院杜晗沉着冷静,矮身避开斩马刀。

在车厢上半截飞开瞬间,他撞碎车厢木板,往左急掠而去。

“分开跑!”杜晗早已看出了赤景军的不怀好意。回去的路上便提前给两个弟子提到了如何规避逃脱。

如今正好排上用场。

“是!”赤地院首席于光涵和另一女弟子分头朝着黑暗中奔跑逃离。

他们这一队的待遇,却是有别于其余分支。

前来动手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大放异彩的周家周行铜。

月光下,周行铜两米五以上的恐怖体型,宛如小山般,矗立原地。

他一手拿着钢鞭,一手正从背后取出投矛。

一排五根投矛整齐的背负在他身后,矛尖上漆黑一片,隐隐有细微红色血管一样的脉络。一看便知不是寻常兵器。

“想跑?跑得了么?”周行铜拖着钢鞭,缓步向前。

“周行铜,你真以为没人杀得了你?”杜晗被四名武师联手斩击,硬生生逼退回来。

他面色难看的看向周行铜。

“我从没这么认为。”周行铜咧嘴一笑。“能杀我的人,泰州有,但宣景城没有。”

“狂妄!”杜晗冷声道。“若非门主畏手畏脚!又岂会让你这小辈如此猖狂!”

“你真以为上官纪是不敢动手?”周行铜忽然笑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杜晗心头一颤。

“那老家伙多年前和乱神教归雁塔主交手,虽然成功搞死对方,但自己也身受重伤,到现在伤势还没好,你真以为他脾气这么好,这么久都只会忍?”周行铜大笑。

“之前他伪装得好,让我们以为他实力未损,只是有所顾忌不出手而已。但后面才发现,他伤势根本就没好。一身实力能有以前的一半就算不错了。”

“不过说起来,装模作样撑了这么多年,骗了我老师这么久,上官老儿也算够本了。”周行铜大笑起来。

听到如此秘闻,就算是杜晗心性,也是心头一凉。

若是这个消息是真,那就真的能解释,为何上官纪这些年来一直隐忍不动,只是在关键时刻出手一下,还不出手彻底,只是浅浅展示下实力境界。

难怪,九院争斗,历山派逼迫,上官纪都无动于衷。反而一直在默认,让出利益。

“本来还以为那老家伙还有一拼之力,结果我都挑衅成这样了,他还忍,这还说什么?恐怕早就已经废了!”周行铜咧嘴大笑道。

杜晗沉默了。

他原本猜测了很多可能,却从未想过,真相可能是这样。

“好了,杜晗,我给你一个机会。”周行铜平息下来,盯着他。

“你之劲力擅长防守护卫,来我金刑部做事如何?我赤景军三大军部,金刑部有我坐镇,万无一失!”

周行铜很狂。

但他有狂的资本。

“....若我答应,你能保我赤地院无事?”杜晗问。

“自然。”周行铜笑道。

“这是尉迟大人的意思?”杜晗再问。

“老头子倒是要我赶尽杀绝。”周行铜咧开嘴,露出一口尖锐大黄牙。

“不过如果我开口,他会答应。”

“你就这么自信?”杜晗眯起眼不信道。

“自信?不不不....这可不是什么自信。”周行铜再度笑了,“如果他不答应,我就揍他!”

“.....”杜晗无言以对。但心中却是一惊。

这句话的意思很显然了。

明显就是周行铜实际打起来,连尉迟钟可能也不是对手。

“那好,我答应你。”杜晗不再犹豫,当即点头。

“那就好,现在就看其他几路结果如何,听说天印门的九种武学集合在一起,就是堪比无始宗绝学的天印九伐真功。我倒是想看看,这真功有什么厉害之处。”周行铜略微露出期待之色。

*

*

*

从总兵府离开,回返西山的路途中。

要想前往西山,需要穿过一片有着水流不深的小河。

夜晚里,河水水声不断,有渔家的小船停靠在岸,隐隐亮着灯光。

小河中间建有一座长达数十米的石桥。

桥面上,此时万青门的马车正不快不慢朝着西山方向赶去。

魏合一马当先,引路开视野。

桥的另一端,远远望去,路面多出许多树影,越发阴暗。

魏合从马侧背囊里取出火把,再用火石轻轻一打,火花点燃火绒,再点燃火把。

很快,火光照亮前面一小节路面。

魏合这才减慢速度,继续往前。

只是才走到一半的桥面,忽然魏合策马一顿,双目眯起,朝前两侧暗处望去。

“怎么了?小河?”后方马车也跟着停下,万青青伸出头来问了句。

“有些小情况,你看着师尊,我去前面看看。”魏合道。

“还是我去吧。”万青青皱眉道。

“不用,我去看看就回。”魏合迅速道。

他说完,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脚尖在桥围栏上一点,借力往前,很快跃入前面暗处,消失不见。

万青青将马匹缰绳抓到一起,靠近车厢等待结果。

这里回来时,偶尔会遇到一些路过的异兽,或者盗贼之类,但对于身为武师的魏合来说,都不算威胁。所以她并不担心。

月光如水,桥下水流拌着月光一起,粼粼流动,发出轻响。

万青青感受着吹拂在脸上的河风,清冷凉爽,忽然有种静谧安宁的感觉。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时常会喜欢来这座桥上玩耍,那时候,她,周羽归,舒雨墨,游不凡,四人经常喜欢在这里聚集。

可惜,时光荏苒,现在一切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周羽归失踪,舒雨墨变了,游不凡渐渐也和她关系淡去。

曾经的两小无猜,现在也所剩无几。

“青青。”车厢内,万菱轻声开口。

“怎么了,娘亲?”万青青思绪被拉了回来。

“你可曾记得,我当年带着你回千蝠水榭时,便是在这里下的船。”万菱语气中带着淡淡伤感。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万青青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发丝,轻声道。

“那时候的天印门,财雄势大,雄霸一方。各分支都是高手如云,实力强绝。可如今....”万菱回忆曾经天印门派人来接应她时的情景。

那时候万青院还是她的师哥主持院首。那时候上官纪还没这么事事退让隐忍,老门主身体安康,威压宣景。

那时候的天印门,是当之无愧的泰州五大巨头之一。

但自从老门主病重以后,上官纪的管理一开始还算正常。后面忽然慢慢开始越发不堪。

一步退,步步退。

“今夜之后。怕是再无天印门重聚之时了....”万菱心中涌出酸楚。

就算年过五十,她也依旧时常暗暗落泪,依旧是那个爱哭的柔软个性。

反倒是女儿青青,虽然表面和她相像,但性子坚韧了许多。

“娘...”万青青伸手轻轻拉住万菱手,正要说些安慰话。

忽然她面色一变,回头望向马车后方桥面。

桥面上隐隐传来阵阵震动,仿佛有什么沉重震荡从远处迅速传来。

“是战马!”万菱第一个判断出声音震动源头。“而且是炽血马!只有军队精锐才允许配置的异兽战马!”

万菱神色肃然起来。

“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怎么会有战马?”万青青低声道。

“恐怕是冲着我们来的。”万菱陡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俏脸变得一下煞白。

“青青你先回山,通知大家做好准备,收拾好东西随时准备离开!我先去看看....”

她话没说完,便感觉桥面车厢统统一震。

嘭!嘭!嘭!!

十来匹全身漆黑,口生锯齿的赤眼战马,全身披甲,嘶鸣着宛如重甲战车,轰然冲上桥面,朝着车厢冲撞而来。

战马背上全是全身黑色重甲的魁梧骑兵。

他们手持巨盾,对准车厢用尖锐盾沿狠狠一砸。

轰!

人力马力结合,车厢轰然被砸散架,碎成几块坠落在桥面和河面上。

万菱和万青青早已及时腾空而起,避开袭击。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袭击我们?!”万菱落在桥头石栏上厉声问。

“万青院万菱?”炽血马骑兵后方,一名身穿黑红相间武将裙甲的魁梧女子,骑着一匹最为高大雄壮的炽血马,缓缓走近。

女子手里提着一刀一盾,浑身肌肉宛如树根般,缠绕盘踞,特别是她的脖颈,粗壮得简直无法看到曲线咽喉。

健壮的脖颈肌肉,和背部的三角肌几乎连成一片,在铠甲的保护下更显宽阔。

“你是....游慕萱!?”万菱看到来人,面色一变。

游慕萱,游家四杰之一,也是宣景少数不多的女性强者之一,二十年前据说离家出走,之后下落不明。

没想到居然是去了赤景军。

“万菱。很早以前,我就看你那张小脸蛋不爽了。不过那时候没机会,天印门还是有点底细。不好动手。”

游慕萱舔了舔嘴唇,眼神慢慢危险起来。

“不过现在好了,一听到要处理你们天印门,我第一个就报名过来了。”

万菱贝齿紧咬,心中思绪急转,重重思路迅速勾连起来。

她终于有些明白,赤景军的打算是什么了。

三大家原本相互争端,如今却都和赤景军一个战线。

而其余中小帮派家族,统统都会被清洗,成为三大家和赤景军瓜分的食粮。

这是在整合整个宣景!

而天印门,作为中小帮派家族的代表集合,自然便是三大家和赤景军清理的首要对象。

“要不是上官纪那老头装模作样骗了我们这么久,天印门早该废了。”游慕萱抬起刀,扛在肩上,

“你什么意思!?”万菱心头一顿,隐约感觉自己似乎接近了什么真相。

“怎么?你不知道?”游慕萱笑了,“也是,像你这样成天娇滴滴,只会撒娇乱哭的废物,估计到死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死。”

“大姐,这万菱真的五十多了?看上去也就顶多二三十啊?”一旁骑兵出声道。

“这女人比我还大,就一只会耍脸皮子的贱人。”游慕萱笑道,“你们要有兴趣,一会儿我废了她两丢给你们玩。”

顿时一群重甲骑兵纷纷怪叫起来,吹口哨,敲战甲。

一群人盯着万菱和万青青的视线越发贪婪起来。

训练越是残酷的兵种,在自我欲望情绪上就压抑得越厉害。

而越是压抑,爆发时也同样会越酷烈。

很多时候攻破城池后的屠城掠城现象,便是将领为了释放军队这种压抑,有意放纵。

而对于士兵来说,美女,美男,无疑是绝对的奢侈品。

特别是有武道修为的美人,身子骨坚韧,绝对可以轮流玩很久。

万菱气得俏脸发青,但依旧强行忍住。

“游慕萱,你以为你吃定我了?”

“你说呢?”游慕萱将刀盾别在战马侧面,双手扬起,指间赫然多出了九把银亮飞刀。

“好了,别磨蹭了,抓人!”

话音刚落。

万菱万青青同时拔地而起,分散朝着两侧河面扑去。

急速特效展开,两人速度奇快,一掠便是十多米。

但她们快,游慕萱更快。

数道银光从她手中爆射而出,宛如银色光束,带出尖锐破空声,飞向万菱万青青。

而同时间,桥面两侧岸边,纷纷涌出一排排火枪兵卒。

嘭嘭嘭!!!

火枪发射的散弹形成墙壁,覆盖了石桥两侧数十米所有河面。

万菱万青青同时闷哼一声,被大片弹幕打中。

这种散弹枪威力虽然不足以击穿她们护体劲力。但用来迟缓速度,拖延时间,却是绰绰有余了。

两人还在半空中,便被弹幕撞击,失了重心,偏离落点。

而后方飞刀紧追而上,正中两人身躯。

嘭嘭!!

两片金属银光一下炸开。

飞刀居然在劲力碰撞中爆炸,化为碎片飞射四溅。

万菱还好,护身劲力更强,勉强抗住,但万青青却弱了一截,闷哼一声,被飞刀碎片炸中,后背见了血。

“还想跑?笑话。”游慕萱冷笑道,“我虽然不如周行铜那怪物,神力铜皮,但带了这么多精锐,连你们两个都搞不定,我还没这么废。”

同为锻骨武师,她最看不顺眼的,就是万菱这种颜值实力都有的女人。

“继续!”她心头一狠,再度扬手就是四把飞刀呼啸而出。

庞大的骨劲劲力灌注飞刀中,在夜晚下,爆发出尖锐刺耳的恐怖啸声。

“青鹞腾空。”万菱一个翻身,双脚在水面上狠狠一踏,朝着女儿青青方向一掌打出。

急速特效加上掌力劲力撞击,两人同时分开,险之又险的避开飞刀射击。

但飞刀躲得了,几百米每秒的大片弹幕却没办法躲闪。

连绵不绝的弹幕分三队,轮流射击,毫无停歇。

两人的护身劲力疯狂颤动着,大量消耗着,维持两人安全。

但这样的坚持,持续不了多久,弹幕的撞击力让两人无法及时逃离,劲力的大量消耗,让她们随时可能面临致命威胁。

还有游慕萱这位锻骨高手的骨劲飞刀,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结果。

噗。

幽暗密林中。

魏合一指点在最后一名埋伏的火枪兵额头。

一共二十名火枪兵,被他五层飞龙功加上急速特效爆发,猝不及防下,先下毒,再偷袭,很快便一一解决。

“赤景军的火枪队么?”魏合心头一沉,既然火枪队都埋伏到这里来了,那么赤景军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这是彻底撕破脸皮,要对天印门下手。

他一把拿起一把火枪。

枪身和他前世见过的步枪没多大区别。但枪托上的那些血脉一样的纹路,就有些奇幻了。

“这是什么?”魏合伸手去摸这些纹路。却感受到一丝丝细细的温热。纹路里面甚至隐约能感觉到有脉搏跳动。

这些火枪的威力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对武师来说,至少也要三枪才能勉强打穿普通武师护身劲力。

这威力还处于三血武者的威力范畴。

“那当初那名锻骨武师,又是怎么被几十只火枪射杀的?”魏合回想起当初姚汉升提到的那则传闻,心头疑惑。

砰砰砰砰!

忽然后方远远传来一阵密集枪械声。

魏合心头一紧,知道不好,迅速往回冲刺。

既然他这里都出现了埋伏兵卒,那么师傅和青青师姐那边,肯定也有袭击。

魏合面沉如水,五层飞龙功和鲸洪决神力叠加爆发,再以急速特效展开。

他身影几乎化为一抹虚影,一秒三十米,急速朝着石桥方向冲去。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