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打破 上(谢青宁子盟主)

月色朦胧,渐渐被云层遮挡。

“猎!”游慕萱高举弯刀,大吼出声。

“喔!!~~”一个个重甲骑兵纷纷从马背上起身,取出长弓。

一把把长弓搭箭拉弦,弓身上紫色鳞片般的花纹,渐渐如蛇鳞一样张开扩大。

“放!!”游慕萱狠狠挥刀往下一指。

嗤嗤嗤嗤!!

一道道箭矢带着弓弦的嘣响,沉闷的落向河水中被打得无力起身的万菱母女。

箭矢带出一道道尖啸,第一根箭矢射入水中。

嘭!

明明是锐器入水,却宛如炸弹般爆开大片水花。

万青青本就受伤,被十多支箭矢瞄准,顿时更是艰难。

她左躲右避,还是被射中左腿。

左腿上护身劲力再度被炸开,大腿上血肉模糊,一阵剧痛涌遍全身。

这箭矢居然不是普通箭矢,而是夹杂了某种爆炸装置。

“青青!!”忽然一道人影从另一侧冲刺过来,溅起大片水花。

是万菱!

她一把抓住万青青,将其往水里一压。

“水下走!”

两人当即往下一扑,屏息闭气,潜入水中。

河面上顿时密密麻麻炸开大片弹幕水花。大片尖刺子弹穿入水中,受到阻碍后,威力稍微减弱了些。

万菱两人急速下潜,到了河底,再朝其他方向游动。

“想跑?”游慕萱冷笑一声,伸手一招。

夜空中,一头黑紫色羽毛的鹰隼俯冲而下,轻轻落在她手臂上。

“紫儿,找到她们位置。”

鹰隼振翅飞起,在河面上空飞了一段,随即在一处河面上发出尖鸣。

“去!”

游慕萱闪电般打出两把飞刀。

银色刀光蓦然入水,居然没怎么溅起水花。

“我看你们往哪躲!?”游慕萱脸上闪过一丝残忍之色。

唰的扬手。

一道道银色飞刀宛如流光,不断飞射而出,射入河水。

不多时,河面上,终于缓缓浮出万菱万青青两人的身躯。

万菱紧紧抱着女儿,背后被两把飞刀深深刺入,俏脸惨白。

她之前就被周行铜震伤五脏六腑,刚刚又被破开护身劲力,连中两把飞刀。

此时一身劲力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

受伤的内腑恢复劲力的速度也慢得发指。

连她都受伤如此,万青青就更不用说。

一把飞刀从她左胸深深刺入,差一点便是心脏,飞刀刀尖从后背穿出,差一点就是一个贯穿血洞。

大量血水顺着河水滴落扩散。万青青一身劲力也被弹幕消耗得差不多了,此时也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

她视线开始有些眩晕,靠着母亲万菱搀扶着,才不至于倒在河里。

“停。”游慕萱高举右手。

所有兵卒纷纷停下射击,等待命令。

一时间石桥两侧重新恢复平静,只剩下马匹暴躁的响鼻声。

“万菱,跑啊,继续跑啊?”

游慕萱笑道,手上握住一把微微粉色的飞刀,竖起捏在脸侧。

一股股劲力不断灌注其中。

飞刀的粉色渐渐变深,泛起红色。

“还以为你有多能跑。覆雨劲的急速呢?怎么不继续用?”

“放过我女儿!我束手就擒!”万菱抱着快要晕过去的万青青,抬头厉声道。

“啧啧啧,真是母女情深,让我也挺感动。”游慕萱摇头笑道。

“不过,看在你让我这么感动的份上。可以,只是....”

游慕萱手臂平举,飞刀指向万菱。

“只是,我要你先在自己脸上划两刀!”

她狞笑道:“看着你那张脸,就让我心头作呕。为了让我不那么反胃,所以,划吧。”

万菱俏脸惨白,摇摇欲坠。

她紧咬贝齿,低头看着怀里快要意识迷糊了的万青青。

万青青重要心脉被重创,失血过多,再不救治,或许以后.....

“好!我划!”万菱咬牙,伸出一只手指,尖锐的指尖指甲对准自己脸庞。

指甲上还有几滴水珠滑落混入河面,在月光下显得白皙尖锐。

“娘....不要...”万青青一把抓住母亲的手,想要制止。

但她此时的力气太小了,根本没办法拦住万菱。

“青青....不要怕....”万菱努力露出一个笑容,“娘会保护你。”

“不要怕....”

万菱笑着,猛地一指朝着自己脸上划去。

啊!!

忽然一声尖锐惨叫从岸边传来。

岸边的一排士兵突兀的卡住自己脖子,扔掉枪械惨叫起来。

一个个士兵死死卡着自己脖子,头盔下的嘴角不断涌出大片暗红血沫。

“谁!?”游慕萱厉声一喝,视线迅速在这些士兵身后扫视。

河岸两侧,其中一侧的所有士兵,此时都乱成一团,全部卡着自己脖子倒地哀嚎。

“河风有毒!!”游慕萱身边的一名士官忽然发觉,厉声喝道。

“服用解毒药!”

众人迅速从紧急行军包中取出通用解毒丹,迅速服下。

但就算是服下了解毒丹,就算是距离河岸还有一段不短距离。

游慕萱身侧的一众重甲骑兵,也依旧感觉脑袋阵阵眩晕。

显然这毒毒性极其强烈。

“换地方!”游慕萱作战经验丰富,迅速调转马头,就要转移位置。

但为时已晚,她座下的异兽战马炽血马前蹄陡然一跪,无声的摔倒在桥面上。

嘭,嘭,嘭!

一匹匹战马纷纷软倒失去生息。

比起气血体质强大的武师,这些战马虽是异兽,但只是下等异兽,根本挡不住剧毒吹拂。

此时河水中的万菱万青青两人,也是头晕目眩,身体感觉有异。

但和其他士兵不同的是,两人这边还有另外一股淡淡的香气飘散而来,似乎刚好能缓解她们身体中的异常。

“走!”万菱心知有人帮她们,赶紧鼓起余力,纵身跃起,在河面上连点数次,朝着远处岸上奔去。

她抱着万青青一刻也不敢停,迅速朝着西山方向冲去,很快便消失在黑暗山路中。

“撤撤撤!!”另一侧,游慕萱大声吼叫。

另一侧岸边还没出事的火枪兵们,此时也是一片慌乱。

强敌武者他们不怕,但这种莫名其妙就倒了一半人的对手。

任谁都会心头惶恐。

火枪兵迅速后撤,朝着远处撤离。

游慕萱带着重骑兵往后撤退,离开石桥区域。

脱离了河风吹拂的区域,一片人才感觉呼吸正常了许多。

“大姐,现在怎么办!?”副手士官憋屈道。

战马都被毒死了,来时带的两百火枪兵卒,现在也只剩下一半。最主要的是人还没带回去。

这要是直接返回,总兵大人那边该是什么反应,用屁股想想也知道。

游慕萱自然也清楚,黑夜中,她脸上闪过一丝狠色。

“去西山!万菱两个一定要抓住或者干掉,否则我们没法回去交代!”

“其实还有个办法,可以不用交代。”副手出声道。

“什么?”游慕萱眼神一凝,看向那人。

“你们都死在这里,不就什么也不用交代了?”

那人微微一笑,语气平和。

“不对!你不是严飞!”游慕萱猛地发觉不对。急忙后退。

忽然她感觉自己咽喉有些不适,仿佛得了风寒炎症,开始干痒。

视线一阵阵眩晕,游慕萱连忙屏住呼吸,隔绝外界空气,这才好些。

此时其余人也发现不对,纷纷怒吼,拔刀朝那人斩去。

但他们平日的刀速,和此时的刀速相比,简直完全不时一个层次。

一把把钢刀宛如小孩游戏,轻轻落在那人身上,便被护身劲力震开。

“等了这么久才发作。不愧是赤景军精锐。”那人头盔下传出略带惊叹的声音。

“你...!?”游慕萱想说什么,却看到周围一个个重骑兵,纷纷卡住自己脖子,和之前的火枪兵一样,开始软倒在地。

剧烈的咳嗽声不断响起,一次次血沫从头盔面罩下喷出,溅落在地。

“可惜,若不是你们逼得太紧,我还可以布置更妥当一些再出面。到那时应该就能全部解决。”

魏合有些遗憾道。

当然,他也是说说罢了,这是他第一次用药药翻这么多人,而且还是用了上风口药粉飘散的方式。

这种方式虽然范围大,但药效只对普通二血三血武者有效,对武师没用。

而且最关键的是,药粉消耗太大了。搞得他现在毒囊里为之一空,只剩下少量对武师用混毒。

所以他只能又潜入靠近,换装近距离下毒。

其实要不是万菱两人被逼到紧要关头,他也不至于那么急切动手。

要是能再拖延一点时间,应该就能完美解决。

“不过,现在也没事,只是得要我出面补刀了。”

魏合随手一指,刺穿右侧一名挣扎想要起身的士官额头。

“每次看到生命在我面前消逝,心里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叹。”

他有些感叹,看向如临大敌的游慕萱。

这家伙中了武师也有效的混毒,居然还能支撑稳定不倒。可见其实力。

“你到底是谁!?”游慕萱压住身体内的气血躁动,以劲力硬生生压制正在蔓延的毒性。

她面色难看至极,完全没料到今晚稳操胜券的一局,居然会到眼下这般局面。

“我叫魏合。”魏合叹息道。“今夜月光很美,为你送葬如何?”

“我会让你死得漂亮一些,这样你也不用再羡慕别人比你美。”

“你以为你是谁!!?”游慕萱心头最禁忌之处被揭开,心中一股恶血狂涌上头。

她面容狰狞,抽刀提盾,庞大身躯宛如巨象般冲向魏合。

“九山刀决,九重斩!!”

她咆哮一声,黑刀伴随劲力卷起大片风压,轰然朝魏合劈斩。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