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影响 上

黑屋山中。

万青门内。

一壶清茶缓缓冒出青烟,下方炭火微红,热度慢慢扩散辐射到周围端坐的诸人。

万菱,谢燕,萧清鱼,曾婆婆两人,以及一旁有些局促不安的杜晗。

赤地院院首杜晗,是在魏合等人快要离开时,悄然跟上来的。

这位来时,居然已经打包好了各种东西,显然是早就有迅速逃离之心。

此时天印门的原本诸多院首,九院聚齐了三个。

而练脏高手有谢燕一人,锻骨则是加上万青青六人。

这已经算是很强的势力了,相当于小半个天印门。

若是正面对抗,来两个练脏高手也不是这群人对手。

“如今魏合已继承门主之位,要说什么,几位可以直接与他分说,不用来找我这个已经退下来的人。”万菱微笑道。

自从天印门分崩离析后,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的微笑。

虽然杜晗等人和她关系一般,但萧清鱼却是她最好的密友。如今能够再见,当真是心中喜悦。

只是她这人性子婉转,除非是实在太强情绪,否则一般不会明显浮于表面。

“万菱,我们也是不了解魏门主到底是个什么性子,有些东西,不好当面问,所以找你这个老朋友也是没办法。”谢燕认真道。

魏合实力比严峻山稍强一线,而她自认不是严峻山对手,也就是说,魏合如今的实战实力,竟然已经比她还要强出不少的程度。

而且此人心性阴狠,为人做事不择手段,让人心生敬畏。所以他们很多事,不敢贸然当面问魏合。而是选择转一道弯。

让她难以理解,魏合之前还只是万青院弟子的普通武师,是怎么一下子冲到这么高高度的?

若是突然奇遇,或许还能理解。但若是一开始就隐藏实力,还一下就隐藏这么多年....

那这心性....就未免有些太狠了。

要知道,在这个实力代表地位,代表权力,财富,享受的时代,一直压制实力,隐藏自己,需要的是极大的自制力,极大的对欲望的克制。

而魏合此人居然做到了...

谢燕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一娓娓道来。

在讲到魏合出面,抓人威胁周荣时,万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微微张开小嘴,有些接受不能。

又听到魏合正面和严峻山对打,居然还能占据上风,她双目睁圆,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在她心里,魏合的实力虽强,就算突破锻骨,但也就是比万青青还要弱一筹的程度,无非是用毒手段了得。

就算是之前和周行铜打,也只是用速度拉远距离水磨。

怎么到谢燕嘴里,就成了能和严峻山正面对杠的地步?

等到讲到魏合掌毙水刑部两位锻骨守将,万菱已经有点麻木了。

她开始怀疑,对方嘴里所说的,和她认识的魏合不是一个人。

“最终,魏合魏门主将严峻山击毙,救我等于危难之际,可为天印门中力挽狂澜之首。所以,我等也希望他能支起大旗,重聚天印门。”谢燕沉声道。

“不错,只是如今,我等还有一丝困惑,魏门主的武功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清鱼在一旁也忍不住提出疑惑。

“我能看出,他所用的确实是万青院覆雨劲,但那覆雨劲似乎有些强得过头了。”她沉声道。

“我倒是看出来一些端倪。”一旁曾婆婆冷不丁插话道。

顿时众人都朝她视线聚集去。

“天生神力,速度极快,堪比兼修了腿功之人,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兼修了腿功。似乎还用了寒煞鸟眼珠作为突破时的引子,一招一式带有覆雨劲特有的寒劲。”

曾婆婆不愧是年老成精,看过的天才比众人见过的武师还要多。

“我几十年前,曾见过一个好运的小子,也用了寒煞鸟眼珠作为引子突破,之后也是如他一样,一举一动,皆有寒意自生。同级高手与其交锋,数十招后必处下风。只有同层次的热性武功才能将其抵消。”

“天赋神力...速度极快,还有寒劲,如今突破到锻骨....这....这简直就是另一个周行铜!”杜晗忍不住出声道。

“还是毒道高手....”萧清鱼补了一句。

一群人顿时无语。心中模拟,若是自己遇到这种对手。

单打独斗,至少要比他强两个层次,再加上有极强辟毒之物,而且速度要够快,才能有把握敢和其交手。

若是围攻,则担心他擅长的剧毒手段,会不会群杀。

若是远程,还担心他速度过快,突围极易。

想了一会儿,众人都感觉,若是与魏合为敌,简直是棘手之极。

“只有跑得比魏门主更快,还要不惧毒物,才有可能对其产生麻烦。”

最后谢燕总结。

众人顿时深以为然。

*

*

*

距离黑屋山百里外。

一山涧峡谷内。

两侧宛如刀削的石壁,夹道形成一个巨大的宛如倒立剪刀的峡谷。

峡谷名为鬼剪谷,在其中终年瘴气萦绕,毒虫遍布,乃是泰州有名的禁地。

这里的外围,是诸多采药人最爱前来的区域。

而中部靠近一些的地区,则是各门派帮派中,武者们采药制造毒药解药的地域。

而更深处,则是有一怪异毒道高手,盘踞隐居于此。

此时峡谷中,河流湍急,白雾迷蒙。

有奇形怪状飞鸟不时低空掠过,发出怪鸣。

“阮庆红,出来见我!”

一道白影急速从远处掠来,轻飘飘落到峡谷入口处,望着剪刀般峡谷口喊道。

白影戴着面纱,长发束起成高马尾,双目冷厉,赫然是之前与魏合交过手的归雁塔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回来了!出来见我!”归雁塔主再度厉声道。

声音在峡谷中不断回荡,回音不断重复。

足足等了一小会儿,里面才隐约有人回答。

“原来是傅塔主。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声音不阴不阳,尖细中又带着一丝粗豪,似男似女。

“敢问傅塔主有何贵干?”

“你之前给我配的辟毒之物,完全无效!我还是中毒了!不止如此,我带去的所有部下精锐,也一并中毒身亡。你之前可是给我保证过,只要带足那物,寻常毒物都可不惧!如今出了这事,你须得给我一个交代!”归雁塔主冷声道。

“无效?那可是能辟十三种不同常用毒物的上好药囊,你说无效!?”那声音里顿时透出一丝丝诧异。

“人都死了,你道我寻你开心不成!?”

“我来看看!”话音刚落。

峡谷中,一道人影骤然飞驰而来,在石壁上借力轻点数下,转眼便越过上百米距离,轻飘飘落到归雁塔主面前。

那是一个大袖飘飘,一身红衣的干瘪老妪。此人脸颊涂了腮红,满脸皱纹,皮肤全是老人斑,看上去和一般老人无异。

但她的双眼,却宛如年轻女子一般,明亮,阴柔,透着无限好奇和活力。

“我看看!”她一出现,当即伸手抓住归雁塔主右手。

一丝劲力涌出,在归雁塔主体内游动一圈,又迅速收回。

“咦?这是....有些像九影那厮的手法,又有点不同....!”老妪眼露惊疑。

“怎么?能不能解!?”归雁塔主冷声问。“不能我去找别人!”

“你傅大小姐的事,我敢说不?”老妪笑道,“能是能解,不过需要时间,这毒很有意思。”

“能就好,我之后要你配合我,去杀一人!”归雁塔主寒声道。“你毒道够强,又主修腿功,定能助我一臂之力!”

“要我出手也不是不行,不过,不是无偿的。”阮庆红笑道。

“那是自然,你堂堂教内长老,要请你出手,我懂规矩。不过还得等我养好伤,之前动用了秘技,结果被那小贼跑掉!简直可恨!”归雁塔主一想到自己被耍了一记,顿时心中憋屈至极。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

“也行,等你养好伤,再行通知我便是。”阮庆红点头。

“大约两月即可,此人姓魏名合,是天印门万青院新任院首,如今才在天涯楼,击毙历山派严峻山,水刑部两位守将,风头正劲。看势头,估计要重建天印门。”

“哦?天印门没了上官纪,没想到还能冒出这么一个高手?能击毙严峻山,倒是实力不弱。”阮庆红来了兴趣。

“此人速度奇快,只比你稍慢,但变向极强,不好判位。实力境界虽然只是锻骨,但天生神力,擅长毒道,不可将其小觑。我们可直接将其当做是擅长毒道的练脏高手对待。”

归雁塔主回忆了下。

“不止如此,我与此人交手时,他劲力之间,似乎还隐藏有一丝寒意,似乎是用过上等引子突破,这点也需要注意。”

“没问题。”阮庆红点头笑道,“其实毒道看似厉害,实则必然需要几个传播途径。呼吸、皮肤是根本。只要注意隔绝这两处,以劲力包裹自身,便能隔离大部分剧毒。”

“另外,还有极少数剧毒,可以混入劲力循环,让人中毒。

这一类只有毒道高手,才能使出,但也有防范方法。我新创一物,名为白玉辟毒带,其上镶嵌数十种毒兽辟毒珠,可中和绝大多数各类毒物。就算不能中和,也能延缓发作。”

归雁塔主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