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山洞 上

“知道线索的那人在哪?”魏合心头有了一丝希望。

“就在清杞县另一边,距离这里不到一里路,我带你过去。”

九影起身,却微微一晃,差点摔倒。

还好魏合赶紧上前扶住。

“你需要休息!”他眉头皱起,只是扶着九影,都能感觉他身体平衡极差。这不是一名武师高手应该有的样子。

很显然,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好了,再加上身上还有伤。

“没有时间休息。”九影摇头。“染病的人越来越多了,这已经成了瘟疫。若再不找到法子...”

“一起走走,我想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魏合想了想,现代科学研究下,对瘟疫已经有了很深的认识,特别是传染方面,如九影这般,一看便知道完全没注意传播这一块。

“好。”九影沉默了下,随即点头。他转头看向默默垂泪的孙嫣儿。

孙嫣儿守在棺木前,一点点的烧着纸钱。似乎完全没听到他们在说话。

“嫣儿,我一会儿回来,你在家哪也别去。”九影低沉叮嘱了声,最后再看了看大厅正中放着的棺木,他无声的叹了口气。

和魏合一起,走出院门。

院子外,街道周围家家户户几乎都挂了白绫,远处还能听到有哀乐声传来,还夹杂着细微哭喊。

两人才出门,没走出多远,便看到前面右侧的一座小土房前,门口正坐着一个辫子头小童子。

童子有五六岁大小,穿着脏兮兮的灰衣灰裤,呆呆的坐在门口,两眼无神的看着街上偶尔路过的行人。

九影看到那童子,认出了这是之前他见过的那个排队领取药汤家的孩子,那时候他爹娘还将最后一碗药汤让给孩子。

“怎么?”魏合见他视线,落在那童子身上,轻声问了句。

“没什么。”九影摇头。

只是两人路过那童子家门时,却都看到,门缝里的院子中,摆着两卷草席,草席上躺着两具已经浑身惨白的尸体。

正好是一男一女。应该是那童子的父母。

九影低下头。

他曾经毒杀不少对手敌人,也曾心狠手辣,毒死不少无辜路人。

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却不知道为何,莫名的难受。

魏合不明所以,但也大概看出了一些情况,也有些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两人很快来到县里另一头,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石头院子面前。

院子门半开着,里面一片安静。

九影前去敲了敲门。

咚咚咚。

“有人在吗?”

里面传来一阵有些虚弱的回应。

“请进。”是个男子,但听起来似乎病了,声音很弱,伴随着痰音。

九影带着魏合一起进门。

院子不大,里面分出一个小角落,种了不少瓜果蔬菜。但现在都已经有些枯萎了。

中间拴着晾衣绳,上边夹子夹了一些衣服,有大人有小孩的。

两人低头避开衣服,走到里屋。

“屏息。”魏合提醒了一句。“瘟疫很可能会通过呼吸传播。”

九影点头。

两人临时屏气,走进里屋。

里屋很暗,没有点灯,墙角摆着书柜、床铺。

墙上挂着弓箭,猎刀,还有几张动物皮毛,有鹿,有熊,相当完整。

一个脸色苍白的汉子,正半躺在床铺上,手捂着嘴,手中的手帕已经能看到有红色沁润而出。

“是九药师!快请坐。我这咳嗽越来越重了,去领了药汤,也只是缓了两天,现在又发了。您看看给开个方子如何?”

这汉子面带希冀的看着九影,似乎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汉子身材健硕,气血充盈,一看便是练武之人,魏合注意到他双手手背上关节处,磨了厚厚的一层茧子。

很显然,此时是练过拳法。

“我先给你看看。”九影靠近一些,仔细开始把脉,检查各种症状。

魏合在一旁静静观看。

他随手拿起九影放在一旁的记录布帛,看着上边写的字迹。

‘病情第五变种:吐血,发烧,眼角发炎,浓鼻涕,舌苔起红点。有裂纹,手脚冰凉,躯干发热。服用第四种药方后无效。病情只能抑制,药效过后两天,反弹加重....’

不多时,九影看完病情,给开了个方子,安慰了汉子几句。也问起那个看到蚕丝劲记录的山洞所在方位。

“那地方我也不记得,我当时是夜晚走迷路了,不过我在林子里有个好搭档,是只松鼠。那时候是它带我过去躲藏过夜的。”汉子回答道。

“松鼠?”九影和魏合都有些意外。

“是啊,我叫它小菱,因为他尾巴尖尖的,像菱角。”汉子笑了笑回答。

“那,你能不能让它给我们带带路?”魏合轻声道,“放心,我们会给你报酬。”

“小菱很胆小,你们去,他不会出来的。只有我过去,她才能带头引路。”汉子摇头无奈道。

“好吧。”九影点头。

不管他说的是真的,还是想以此作为交换,让他们帮其治病后再去。

先把此人治好,才是真。

好在,那汉子简单提了几句,关于蚕丝劲的细节描述,魏合听完,对比之前王少君给他体验过的蚕丝劲,心里也信了大半。

以汉子连武师都没到的武道修为,要想知道这么多真实的细节,明显不现实。

很快,九影又给汉子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才带着魏合离开院子。

“怎么样?”魏合问。

“很棘手。我之前的判断只对了一部分,这个瘟疫,根子不在呼吸,在肾!”九影沉声道。

“肾水不足?肾阴亏虚?外邪入伤导致的全身阴阳失衡?”魏合皱眉。

“没那么简单。我按照这个思路出过两个方子,都没用。必须先祛邪。但这个邪,到底是什么类型,我到现在还没找准。我需要更多的病人对比查对。”九影解释。

“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魏合也明白现在是到了关键时刻。

这瘟疫爆发蔓延太快,结合他之前在酒楼听到的情况,怕是如今小半个泰州,都开始迅速蔓延开来。

而他就算没有蚕丝劲线索,提前对瘟疫做好准备,也是有备无患。毕竟,万一自己的亲朋好友也跟着染了病,到那时再去准备,也就太晚了。

“我需要人手,分类,排查。然后需要人帮我处理大量药材,熬汤,隔离....”九影迅速道。

“好!”魏合点头。

如今的万青门,虽然人少,但出这点人手还是没问题。

至于药材,那也只是小钱。

两人配合下,很快,一个专门针对瘟疫的新的诊治院落,便在清杞县建立起来。

县衙那边也派人来全力协助,虽然没有万青门的武道好手效率高,但也算有打下手的人。

九影组织了几名药师,一起在宽敞的大院子里,摆了几十个精铁板子放置的床位。

这些精铁板子虽然睡起来很硬,但是消毒很方便,用烧开的开水一壶浇上去,就能杀灭九成九的细菌病毒。

这也是魏合提出的建议。

所有人都戴上简单制作的口罩,开始接纳县里的各种病患。

九影好友老孙两口子都死了,他答应要保住好友家里的最后两个孩子。

所以这趟若是还找不出,这瘟疫外邪的类型和针对方法。那么....

从万青门来的好手们,此时纷纷戴着口罩,用流水冲洗双手,开始帮忙忙活起来。

一个个虚弱咳嗽的病人被接了进来,躺在床上。

剧烈咳嗽声,咳血声,不时在整个院子里传开。

各种各样的药材如流水般,进入院子,然后被他安排人专门去熬药。

魏合走出院子,外面已经有不少人排了长队。

如今的清杞县,在明知瘟疫会传染的情况下,还敢开门接纳病人的药师,已经不多了。

所以九影一开门摆出牌子,便马上有不少病人纷纷朝着这边过来。

正在此时,一个胸口有着血迹的男人,很快被抬了进去。

男人呼吸急促,面色惨白,怪异的是他的耳朵却异常发红。

跟着男子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姐姐六七岁岁的样子,带着一个才三四岁的男孩。

两人手牵着手,站在一旁,忐忑不安的看着被送进去的男人。

姐姐很懂事,不时的抚摸着弟弟的头发,安慰他不要哭闹,爹爹很快就会出来。

“门主,九爷让您进去一下。”一个万青门弟子出来,对魏合低声道。

“嗯。”魏合点头,回身进了院子。

走进里屋。

屋子里全是浓烈的药汤味。

九影正用一种淡红色的琉璃细管,取男子嘴里的唾液做样本。

男子呼吸急促,面色越来越白,鼻孔里开始不住的往外流血。

“药师....我是不是,治不好了?”他艰难的问。

“.....”九影很想说几句安慰他的话。但眼前这个男人,内脏几乎都被烧坏了,全身就像被烧干了的水壶,一点阴也没。

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他连流出来的血,都浓稠得宛如糖浆。

“可我不想死...”男子挣扎着道。“你救救我,药师!求求你...救救我....!”

他声音哽咽起来。

“我真的不想死....要是我没了,她们该怎么办啊,她们才七岁,才那么点大,以后要是有人欺负她们,没有吃的,没有穿的...我不想..不想死...呜..”。

忽然噗的一下,男人嘴里一下涌出一大口血。

浓稠的血水堵住他的嗓子。他还挣扎着想要说什么,但已经来不及了。

血水不断从他口鼻涌出,他挣扎着,犹如上了岸的鱼,眼泪鼻涕不断从他脸上淌下来。

挣扎了一小会,他终于不动了。

眼瞳缓缓涣散。

再也没了气息。

九影叹息一声,挥挥手,示意把尸体抬出去。

短短半天的诊治,死在他面前的病人,就已经超过了六个。还有的是死在送来的路上。

“走侧门吧。”一旁一个万青门弟子,忍不住出声道。

“他还有两个孩子在外面。”

九影顿了顿。

“他家里其他人呢?”

“这男人是鳏夫,家里就他和两个孩子。”

“.....那就走侧门。”九影点点头,无奈道。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