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战局 下

瀑布下,水潭中。

魏合身上挂着石头,盘坐在潭水深处,一点点气泡从他鼻孔缓缓上浮。

他正在尝试,整合所有修行功法。

这是他很早就想尝试的了。以一个整体的框架,将所有互补的功法囊括进去。

将他所有功法都看做是一门武功,一起修行,连续修行。

这样的改变,对于其他武者而言,毫无意义。

但对于身怀破境珠的魏合来说,则是一种简化。

这样一来,他便能将武功分为主修,和强化,辅助,三块。

毕竟他光主修的就有八门,辅修的有白玉功,正法决,鲸洪决等等。

这么多武学,每天就算全部修行,也实在太耗时间。

所以他才有全部整合一遍的想法。

将所有武功中,重复叠加的修行部分,剔除,然后全部合在一起,节约精力时间。

反正有秋鹿决在,他完全可以不断尝试功法的练法,修改错漏。

就算坏了,也就是耳垂而已,很快就能恢复好。

潭水中,魏合身上劲力流动,气血循环,纷纷在耳垂处汇聚。

一种种整体修行的方法,不断想出,又因模拟时出现问题,被不断否决。

这种状态,魏合已经持续了十多天。

好在他已经渐渐找出了一些诀窍。

他采用的,是以覆雨劲为核心主干,其余武学全部为强化部分。

他收集到的其余天印支脉武功,全部练出劲力后,能将覆雨劲强化到一个远超以前的程度。

在这样的理念下。

魏合此时的测试,渐渐有了轮廓。

所有他修行的劲力武学,全部汇聚到一起。

所有提升体质气血的,鲸洪决、正法决、白玉功,合并一起成一个类别。

虽然只是简单的加法,去掉重合部分,但对魏合的意义完全不同。

“所有劲力武学,是以覆雨劲为主的天印八功,以及其余功法,这种融合堆砌,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意。

干脆这个强化框架就叫云海法典好了。新练出的劲力,叠加在一起,全部是对覆雨劲的强化。

强化后的覆雨劲,再单纯叫覆雨劲,已经不合适了。那就换个名字,叫覆海劲好了。”

魏合简单命名。

然后是鲸洪决为主,正法决,白玉功为辅合并的练气血和辟毒功法。

“这部分辅助功法,白玉功作用可以被正法决覆盖大半,直接忽略不计,那就叫鲸洪正法决算了。”

这算是对他所有武学的一次梳理。

覆雨劲,云海法典,鲸洪正法决。

这三大块,分别是主干,强化,辅助。

以后的功法也能全部丢进去,分门别类,如此也就清晰了然,不会一团乱麻。

确定了三大体系后,其余什么秋鹿决,五灵衍息术,都是类似秘技一类的法门,也都算辅助。

此时魏合盘坐在潭水深处,心中确定了划分后。再以秋鹿决模拟后,渐渐没有了大问题。

然后,他便以身体,继续开始聚云骨体修行。

*

*

*

晴空万里。

东瓦湖地。

赤甲白甲的两方大军,宛如潮水,朝着对方冲去。

“啊啊啊!!”一个两米高的赤甲军士,一锤狠狠砸飞两名白甲兵,咆哮着再度高举战锤。

嘭!!

一道短矛闪电般穿过他胸膛,将其胸口炸开一个血洞。

巨大力量带起他往后飞出数米,撞到数人才落下。

一个骑着犀牛一样异兽的重甲骑兵,从他身侧冲过,挥动巨大狼牙棒,怒吼着冲向对面香取乱军。

紧跟其后的,是一片骑着犀牛异兽的黑红重甲骑兵。

他们宛如黑红洪流,中间一杆杆旌旗迎风飘扬。

沉重的犀牛四蹄踩踏在地,发出震耳欲聋的类似战鼓般噪声。

哞!!

一声声犀牛吼连成一片。

白色乱军纷纷被冲撞溃散,战车也好,战马也好,纷纷被犀牛冲开阵型。

大片白色香取教乱军被冲开后。

后面高地处,一队队身高两米以上,身穿重甲,手持巨盾的白甲长矛兵,整齐的列成一排排。

嘭!嘭嘭嘭!!

大片的巨盾斜插入地面,重甲长矛兵们纷纷全力抵住巨盾,缩在后方。

“杀!!!”

一黑一白两片洪流再度对撞。

碎片血肉纷飞,兵器撞击,鲜血相融,分不清你我。

轰!!

远处大量巨吼炸开。

一片片炮弹从天而降,狠狠砸入赤景军重甲犀牛的阵营。溅起无数血肉。

犀牛倒地,军士被撕碎炸成数节,惨不忍睹。

军阵中心,尉迟钟满脸是血,手持双枪,从战车上站起身。

呜~~~

一道炮弹以迅雷般速度,飞射向这边。

尉迟钟身旁席卷一圈圈劲力,带动气流涌动,右手长枪轰然往上一扫。

手臂粗的金属长枪嗡嗡震动中,闪电般砸中炮弹。

嘭!!

炮弹硬生生停顿一瞬,被砸向远处半空,远远落入乱军巨盾长矛兵阵营,砸死数名兵士。

呜!!!

一声声战争号角响起。

尉迟钟举起双枪,指向乱军方向。

“李童何在!!?”他一声怒吼,声音一时居然盖过周边大军兽吼。

声波夹杂劲力,宛如无形炮弹,穿过无数军士,穿过大量犀牛头颅缝隙,震得旌旗颤动,直达白甲军中一盘坐车辇的武将身前。

唰。

武将睁开双眼,黑红眼瞳中仿佛亮起两道火光。

他只是盘坐在巨大车辇上,身躯便有两米多高,宛如肉山。

一身厚重铠甲,宛如移动城墙,穿戴在其身上。

“尉迟钟....”武将缓缓起身,五米多的庞大身躯,高出周围整个战场一截。

“今日。”他握住身旁数人合抱过来的巨大战斧。

“你气数已尽。”

他明明身躯雄伟,但语气却平和安宁,仿佛寺庙道观中缓缓飘起的香烛烟气。

“杀!!”尉迟钟白发苍苍,腾空跃起,双枪卷起大片劲力气流,闪电般跨越百米距离,扑向李童。

噹!!

李童举起战斧,当头一挡。

赤景军后勤断粮,这一战,是不得不战,也是最后的绝杀。

不成功,便成仁!

*

*

*

“走!快走啊!!”

远处一片林地中。

周行铜望着湖边杀声震天的战场,面孔紧绷着。

他身后是一众和他一样,骑着战马,准备撤退的赤景军金刑部精锐。

“守将!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副官关津急声催促道。

“老师。还在那里!”周行铜一字一句道。眼瞳狠狠盯着远处战场中心。

那里隐约有两股凶悍气息在厮杀。

竭尽全力,最后死斗。

赤景军大势已去,本就已经跌入颓势,如今后勤一断....

“守将!!”副官越发急了。

锵!

周行铜猛地拔出战马侧面的斩马刀。

刀刃在巨力震动下,发出清响。

“诸君。可敢随我冲杀一轮!!”周行铜举起斩马刀朗声道。

尉迟钟让他在此地埋伏,若战事顺利,便出击配合,击溃乱军。

若战事不顺,便等候军令,撤离战场。

但他在这里等了很久,却只等到一道撤离令。

“要我周行铜撤离!?不战而退!?”

周行铜扯动缰绳,咧嘴露出冷笑。

“你个老不死的!想要独占军功是吧!?我他么偏不如你的愿!”

“杀!!!”

他猛地怒吼,一夹马腹,纵身冲向战场。

他身后一片战骑也纷纷大吼着,紧随其冲向战场。

有很多人说他们金刑部残暴,血腥,但从没人说过他们胆怯,懦弱!

一千骑兵冲出林地,汇入万人战场,宛如一缕墨汁流入浑浊水盆。

“杀!!!”周行铜怒吼着,浑身铜皮神力发动,斩马刀宛如绞肉机,冲入军阵。

一片片乱军在他前方被撕裂,如同纸扎一般。

但很快,三名白甲战将手持战斧,朝他包围而来。

三人体型都比周行铜还要大一圈,一个个满脸横肉,肌肉虬结,眼珠泛黄,宛若猛兽。

“杀!!”

三人浑身劲力席卷,连成一片。隐约能闻到淡淡檀香。

“乱神教!香取教!!”

“今日若我周行铜不死!”

“来日,必诛你等!!”

周行铜狂吼着,叠音劲爆发,碎身势全力使出,迎向三人。

*

*

*

泰州府。

金羽银卉的华贵议事厅内。

香炉缓缓燃起线香。

州牧赵缓闲端正跪坐,黑袍黑冠,大袖飘飘,面容肃穆。

他对面同样端坐了一名国字脸的平凡中年男子。

男子身披半甲,腰佩弯刀,长须飘飘,自有一番从容气度。

和其余很多武将不同,此人体格表面看起来,并没有多强壮,身高也只有两米左右,但一身气度,却宛如磐石般,早已经受了千锤百炼,无数冲刷。

此人便是整个泰州州尉,统管军事大权的陈玲陈泰和。

“赤景军大败,宣景该由谁接手?你可有打算?”陈泰和看向州牧,缓缓出声。

“宣景如今瘟疫蔓延,需得一位专于政事之人,能担大任。”赵缓闲沉吟道。

“于征?谢敏之如何?”陈泰和道。

“何不以当地士族为主?”

“你的意思是....周家,游家,王家?”陈泰和闭目思索了下。

“王芝鹤识大体,主动抵抗乱神教香取教,其余两家从旁辅助。便是他吧。”

“可。”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