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变局 上

“微妙局势?”魏合走进木屋,取出茶盘,将之前泡好的清茶倒出两杯。

王少君跟着进屋,两人在茶盘两侧跪坐而下。

“你可是知晓了什么内情?”魏合端起茶水,轻轻一饮而尽。

“只是一点。”王少君叹道,“此前天印门出事,我便注意到一些关键现象,现在只不过是在历山派身上,又看到了一样的迹象。我怀疑....”

他顿了顿:“我怀疑,一直有一个组织在针对无始宗。”

魏合不解道:“针对无始宗,为何要针对天印门和历山派?”

“泰州五大势力,无始宗为首,其余四大势力,看似与其无关,但实际上其余四大势力,变相的是无始宗的外围挡箭牌。

四大势力的地盘,有意无意的将无始宗包围其中。”王少君皱眉道。

“若是无始宗出事,新势力入驻必将带来自己的附属势力瓜分利益。

这样一来,其余几大势力不愿格局变化,失去自己原本利益,极有可能成为无始宗羽翼。”他轻声解释。

“你怎么知道针对无始宗的力量一定会带来自己的附属势力?”魏合反问。瞬间抓住其中关键。

“无始宗高高在上,对山下之事几乎不理,大元十九州内,魔门也好,佛门也好,还有哪个比道门的无始宗更不争利益?”王少君反问。

“....”魏合没有争辩,但他猜到王少君肯定知道了一些东西,只是不好说出来罢了。

“算了,不想这些了,历山派如何,自有他们处理,且看后续便是。”王少君端起茶水,轻轻品了口。

放下茶杯,他露出一丝笑意:“如今你蚕丝劲已成,以后可有打算?”

“打算?什么打算?”魏合反问。

“你我如今年纪,再往上,最多就是上官纪层次,武道未来一望便知,已到尽头。也该开始打算其他东西了。”王少君点明。

“打算.....如今生活平稳,安居乐业,还有什么打算,只要能继续这么过下去便好。”魏合笑了笑,很满意如今的生活。

“你不会当真以为我们能一直这么安稳下去吧?”王少君摇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大元风雨飘摇,天灾不断,各州总兵几乎割据一地,各成诸侯,日后战事怕是不会少。”

他抬头凝视魏合。

“你若是以为可以一直安稳,那么当大军压境,动乱纷沓时,再想准备,就来不及了。”

“你想说什么?”魏合淡淡道。

“以你之才能,若是与我一起投入州府,为州牧大人效命,也好过如此平庸度日,对世事随波逐流。”王少君沉声道。

“我辈命运,终归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真。”

王少君这番话,先是点出,就算是强如历山派,也不安稳,也有威胁危险。

然后指出未来风雨飘摇,极可能出现大量战事,最后才出言劝导,要将命运掌握在自身手中。

而掌握自己的首要,是要先参与其中,深入其中,才能顺势而为,不受劫难。

而如今泰州最大的势力,不是不争的无始宗,而是州府泰安军。

所以,感情王少君今天是来劝人入州府的?

魏合心中思绪流转,端起茶杯,一时却没有饮下。

“王兄,你这一环扣一环,不去做说客,当真屈才了。”

“老魏,你觉得我是在做说客,其实你想想便知,如今泰州局势,你我还有其他选择么?”王少君微微摇头。

魏合沉默不语。

王少君继续道:“我知道你之心,在安稳,在武道。在家人。你认为只要你足够强,就能保住家人一世平安。

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武道再强,如今锻骨境界,还要多少年能入练脏?还要多少年入铭感?就算铭感,如上官纪那般,又如何?还不是落得如此下场。”

他有些怅然:“我之前年少无知,肆意轻狂,以为铭感不过如此,轻易可入。可如今练脏后,才明白,铭感一途,艰难程度,难以言表。若是我能在三十年内,踏入其中,便已经是万幸。”

“.....三十年....?这可不像你。”魏合诧异道。

“等你到了我这般层次,便知道我所言非虚。铭感铭感....铭记五感....不可忘却....此道一入,我非我,人非人,一切万象皆变,有大恐怖隐藏其中。”王少君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魏合仔细将这几句话记住,细细咀嚼,只觉得其中仿佛隐藏了某些奇异之物。

“你在害怕?”他问。

“有点....”王少君叹息。“算了,你好好想想吧,如今局势,摇摆不定便是最先被清理一方。好了不说这个,你打算什么时候定亲?”

“就这几天吧。”魏合点头。“到时候你可别吝啬贺礼。”

“定不会让你失望。”王少君笑了。

两人又喝了几杯茶水,王少君便起身离去。

魏合坐在原位上,久久没有起身。

王少君这等天才,也自认三十年才可能踏入铭感,可见这个阶段,必然非常漫长和艰难。

他虽然有破境珠,但到底要在这个阶段停留多久,也未可知。

确实,也该做点其他打算了。

想了一会儿,魏合收拾心思,开始继续修行武道。

天印九伐如今进度突飞猛进,已经有五门都踏入了三血。

等到所有支脉进入三血,魏合便打算一起以破境珠破境入劲。

而聚云骨体的云纹,也在飞速凝聚中。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进展。

他现在欠缺的,只有时间。

一口气修行到傍晚,魏合用过晚餐,正要继续晚上修行。

二姐魏莹带着真绮一起,过来看望他。

“当真是我不来看你,你就不来看我们啊?”真绮不满道。

自从公开了和魏莹的关系后,她在魏合面前也就越发放得开。

“真绮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魏合无言道。

“好了,你们两个也是,一见面便总是互损。”魏莹在一旁轻轻扯了扯真绮衣袖。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来是为了正事。”真绮握住魏莹的手,正声道。

“何事?”魏合抬头。

“你姐想回云州一趟,试试看能不能再找到父母和大姐的下落。”真绮道,“如今生活安定下来,你这边也没什么麻烦,找找自己亲人,若能一家团聚也是好事。”

“我不能离开。”魏合略微想了下,便摇头,他现在的影响力,若是离开时间太久,肯定出事。

“不过云州那边...路途遥远,我派人护持你们过去好了。”

“不用你派人,我自己有人。”真绮拒绝道,“这次过来只是知会你一声。”

魏合自然不放心,如今万青门收拢以前天印门弟子,不说还有不少闲散武者慕名加入。

太多人没法,但派几个武师护送还是没问题的。

和二姐真绮说好后,两人便又离开。

魏合重新恢复到每日习武修行的循环中。

在自身修为高速提升的这个阶段,他一点时间也不想浪费。

腿功金悦五行功,天印九伐真功,正法决,等等功法都在齐头并进,急速突破。

半月后。

魏合刚好将所有天印九伐全部突破到三血。

清杞县那边却传来一个不妙的消息。

九影昏迷。

好在他这段时间带出了一批万青门派去的学徒。基本配药,整治,防范等等程序都能按部就班进行。

这样也让清杞县的瘟疫没有扩大蔓延。

要知道迄今为止,整个清杞县,已经因此死了一半多人口。

魏合闻讯也是一惊。

九影身为武师,气血远超常人,居然也会昏迷。

他当即亲自前往看望。

*

*

*

清杞县。

一处负责医治病患的四合院内。

魏合见到了才刚刚醒过来的九影。

里屋内熏香浓郁,却也有些压不住积累许久的各种药味和污物臭味。

九影半躺在木床上,身上盖着白色棉被,气色很不好,嘴唇脸颊都没什么血色。

看到魏合进门,他笑了笑,示意其余照顾的人出去。

几个亲近的学徒有些不放心,却还是被他连连挥手驱赶出去。

将人都赶走后,屋子里就只有他和魏合两人。

九影这才松了口气。

“你看上去武道修为又有精进了。”

“你看上去快不行了。”魏合接话。

“.....有你这么说话的?”九影顿时无语。“我老人家再活个几十岁也没问题!就是之前累了点而已!你以为我就真不行了?”

“呵呵。若是被人知道,曾经为祸一方的九影老人老毒物,居然会为了治愈瘟疫,累到昏迷....传出去怕是要被人以为你是假冒的。”魏合摇头道。

“我只是不想违背诺言罢了。”九影摇头。

他只是想救下老友的后人,只是想救下恩人一家留下的最后子嗣。

至于其他人,只是顺带罢了。

是的,只是顺带。

“正好你来了,我有一事想征求你意见。”九影道,

“何事?”

“正法决,我能否将其传与他人?”

“正法决的完善...你也有一份,你想传给谁便传吧。”魏合平静道。

“你倒是大气,没你的资助支持,还有灵感和理论支撑,我也没办法完善这门武学基础。”九影叹道。

随即他轻轻拍手。

顿时门外缓缓进来一个帮着一根朝天辫的小童子。

赫然是之前见过的元宝。

“魏合,这是我新收的弟子,你以后可要看着照看下。”九影拍拍元宝的手。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