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暗心 上

“什么办法?”魏合眯眼凝视对方。

“那便是,维持原状。”莫师燕轻声道。

“.....”魏合心头一动。

莫师燕继续道:“我们会派人协助孙竹继续逃遁,不被抓捕灭杀,魏门主也可继续留在朱辰身旁,维持自己地位。

只要孙竹和其余势力一日不被除,那么我们就能拖延得到越多的时间。

而作为合作条件,为了让孙竹不被真正抓捕,魏门主能提供一些细微消息,便是最好了。”

“你想要我做内应?”魏合了然。

“只是合作罢了,内应与否,全看魏门主自愿。”莫师燕含笑看着魏合,等待他回答。

魏合一样需要时间,拖得越久,他越是可以利用破境珠不断往前。

有蚕丝劲加速凝聚云纹,他如今马上就能凝聚根基,根基凝聚完成,就可开始练脏。

他此时最需要的,便是时间。

若是有人能帮他辅助孙竹,助其坚持更久时间。那么此事或许能成。

“想法很好,但我们之间,还缺少一点信任基础。”魏合想到这里,出声道。

“魏门主觉得,什么才是信任基础?”莫师燕反问。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寻日柳夜一方跑来诈我之人?你如何证明身份?”魏合道。

“这个很简单。”莫师燕轻轻一拍手。

顿时,一道淡蓝身影,轻飘飘落到两人一旁,手上往地上丢下一个东西。

魏合定睛一看,那赫然是一颗人头!

是那青霜拳展恒的人头!

“此物,该足够证明我等的诚意了吧?”莫师燕微笑道。

她再一拍手,一旁蓝衣人纵身离去,转眼消失在芦苇丛中。

“只要魏门主能坚持到七月一日。待我等盟主到来之日,便是那朱辰陨灭之时!”她斩钉截铁道。

“七月一日....”魏合深吸一口气,看着地上滚动的展恒人头,心头惊讶如潮水涌动,思绪流转。

看起来这个莫师燕背后,也有一个不小的势力,而且是和朱辰背后的势力一样,都有更高层次的高手存在。

就算展恒被他打伤,能这么轻易将其斩首,展现出的实力,不容小觑。

如今对方需要他在朱辰身边,及时传出行动情报,也算是个内应。

这样一来,便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他原本是打算隐身入野,让朱辰忌惮可能出现的刺杀袭击。以此来保全万青门的安危。

但现在看来....此举恐怕不妥。

“最后一个问题。”魏合再度开口。

“请说。”莫师燕点头。

“铭感,到底实力如何?”魏合道。

“铭感....感知异化,之后自身感官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特异变化。这些异化,一般根据你进入铭感后,感知到的不同事物而变化。”莫师燕微笑道。

“所以呢?”

“所以,感知异化之人,会在对应的武道修为上,出现劲力上的异变。”

“何意?”魏合不解。

“很简单。”

莫师燕解释道。

“铭感后,会有两个变化。

一:劲力会因你的不同进度,呈现多重质变。从而让你的对应感官,产生某些远超常人的能力。

二:劲力的质变变强,会更具生命力,足以对第一层次的高手,产生碾压效果。”

“.....”魏合忽然沉默下来。

此人对铭感如此熟悉了解,恐怕...

“你猜得没错,我父亲便曾是铭感,只可惜...”莫师燕脸上笑容收敛,话没说下去。

她看向魏合,继续道。

“魏门主想必就算没有我到来,也有自己的打算。话至于此,就看你如何决断。”

她素手一扬,顿时一点白影飞向魏合。

啪。

魏合精准接住,发现是个白色小荷包。

“这是什么?”

“若门主答允我等计划,可将此物烧毁。若不愿,可将其浸泡水中。”

莫师燕回旋转身,单手一抓,一股无形劲力顿时将地上的人头卷起。

“那么,我便先告辞了。”

她纵身一跃,转眼便消失在周围茂密的芦苇中。

魏合站在原地,心头思路流转,看了看手里的荷包,迅速打开。

里面是一颗木头材质的正方形小颗粒。

颗粒上有着复杂莫名的花纹,似乎是天然的,还带着细微香气。

他检查了下,这东西内部没有活物,只有一丝香气散发出来,香气很快消散,也没什么残留。

魏合用以特制密封盒子,将其放置进去,同样转身展开身法离去。

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继续修行,积攒破境珠,等到九大真功全部破开入劲。同时还要完成最后的几道云纹积累,完成根骨重塑。

*

*

*

转眼,便又是两月过去。

五月时节,雨水不光没有遏制,反而越下越大。景河的水位线越来越高,有些地方甚至都已经将沿岸的街道淹没。

过往者不得不乘船通行,以作交通。

城外的良田也因此遭了殃,到处一片涝灾,农户们哀嚎连天。

市场上的粮食瓜果蔬菜什么的,都纷纷涨价。

连连大雨导致的一连串麻烦,让如今主政的王家,越发头疼。

还好短时间内,宣景城的粮仓储备充足,之前抄家灭族太多,将原本空落落的仓库也都纷纷填满。

再加上乱军后撤,没了兵事的消耗,积累也渐渐丰足起来。

中环町的一处酒楼里。

“这消耗粮肉的大户,就是帮派门派的练武之人。如今武者越少,自然物资充沛,物价虽涨,却也还在民众接受范围内。”

“如此看来,王总兵上任后,推动朱辰朱大人为主的剿匪清道行动,确有良效。之前那些鱼肉百姓的门派帮派,如今越来越少,城内秩序也越发井然。”

“为总兵大人共饮!”

“共饮!”

一桌文秀书生共同举杯。

他们这些书院学子,才是城内讨论这些政事的主力。

另一旁,角落里一处屏风后面。

一圈数人围桌酒席。

梁珍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位好友,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说话声。

“看来如今这宣景的市场还不错,倒是正适合我等这边入驻。”

他拍了拍身旁坐着的憨厚少年。

“除开市场寻况(市场调研)外,还有一事要想拜托两位朋友。”

对面的两人,一男子满面笑容,身上全是肥肉,一看便是和气生财的架势。

另一女子年过中旬,身上挂满了各种珍珠黄金玛瑙之类事物,眼神有些挑剔。

这两人分别是宣景城如今新上位的大米商,一个周家,一个秦家。

“合作多年,老梁就别说废话,有事直说就是,能帮到的,我这边绝无二话。”周姓男子爽气的挥了挥肥手。

他这个周家,可不是三大家之一的周家,只是同姓而已。

不过,虽然不如大周家显赫,他这边也是米商中数一数二的经营规模,不容小觑。

“我这里也一样,你老梁家商铺给了我们不少便利,一点小忙还是可以的。”秦家中年女子慢条斯理道。

但语气却不如前面人爽气。

梁珍面不改色,丝毫让人看不出他心思。同样也是连连道谢。

“我这侄儿啊,从小便是连武成痴,同样也有几分天赋,之前在乡下地方,我也不好为其定型,如今来了宣景,这泰州大地方,想着总能给他找个不错的师承。

所以,还要请两位介绍一二。看看哪一家方便适合。”

他身旁坐着的少年,年纪约莫十五六岁,体格壮实,眼神纯净,双瞳就像一眼能看到底,似乎没什么心思。

“梁甚侄儿的事,倒是听说过。如今这宣景面上,若说能传授武艺之处,便只有一对一拜师才行。”秦姓女子惋惜道,“而且这般年纪,其实已经有些大了。”

“听闻宣景地面上,流传出一份名单,便是有宣景十大高手?”梁珍好奇道。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等名单哪里做得了数?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周姓男子摆手道,“不过,因为政策缘由,拳院什么的不得开,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上门拜师。”

“原来如此,那,我之后便也尝试一二看看。”梁珍了然点头。

只是他却不知道,一旁的侄儿梁甚,眼底此时闪过一丝异色。

梁甚这次跟随家中叔父前来宣景,并非单纯的为了拜师学艺。

他从小便有一个特殊的隐藏天赋,这个天赋的副作用,导致他从小便对异性极其关注。

之前一直呆在家乡那里,没什么出彩的异性,便也算了,如今到了这宣景城,这里可不是家乡那几个县城能比。

梁甚简直看花了眼。一路上看似老实本分,实际上心思早已随着周围的漂亮姑娘,美丽妇人们,飘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很快,吃过饭后,梁珍带他回了梁家在城里购置的宅院,让他好好休息。

梁甚当面答应,转眼便将其忘到脑后。

他一关门,便换了身衣服,从后门出了去。

只是才出门,当街一队马队疾驰而过,带头的一匹小白马上,一名身材火辣,长发梳成许多小发辫的漂亮少女,顿时吸引了他注意。

梁甚站在墙边,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女孩微微晃动的敏感部位看,只感觉心驰神往。

“大城里果然不一样...果然不一样啊....”

不过他也只是敢过过眼瘾。

“怎么样?那妞够劲吧?”一旁一只手搭在他肩上。

梁甚吓了一跳,赶紧往前走了一步,回头一看。

一个神色轻佻的白面公子,笑吟吟的看着他。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