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变数 下

“打法打法,就是打倒别人之法,要诀在击打要害,动作要快,力道要足,精度要准。”

院子里,郑老头背着手,在一对对对练的汉子之间转悠,不时的嘴里念叨着回山拳的要诀。

天色刚过正午,树上知了鸣叫声遍布。

却也掩盖不了回山拳院子里众人的呼喝声。

魏合正和三师兄程少久面对面对峙。

耳边传来郑老头的一声声话语。

“回山拳有基本防招,攻招,杀招。你们现在先练防招,就是挡住和躲开两个部分。”

“挡住不如躲开,躲开不如先攻。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动手先想如何解决敌人,解决掉敌人,你也就不用防守躲闪。”

“防招最简单,但变式极多,双手抬起握拳,头低下,下巴收起,拳头略有上下之分,护住脸颊,手肘呈支架.....”

魏合越是听,越感觉熟悉。

等他一一按照描述做好,再去看对面的三师兄。

顿时心头无语。

这不就是他前世看自由搏击时,那些选手们的姿势么?

身体弓起,双臂护住头脸胸,不同的是,回山拳的动作没有一跳一跳的姿态。

三师兄程少久摆好姿势,挑衅的看了看魏合。

“来一拳试试?”

他咧嘴一笑。

魏合没理他,依旧仔细按照郑老头的教导,调整自己姿势。领会其中意思。

这个防招,一共有五种变式,分别对付对手的五种不同攻击。

很快,接下来的避让动作,主要是应付持有武器的对手。

往哪边躲,怎么躲最好,躲开后要注意什么,如何反攻?如何寻找对方薄弱处。

等等等等,一大堆的各种套路,全部被郑老头教给他们这些新人。

确实都是套路。

魏合们的任务,就是将这些回山拳套路练熟,熟悉到条件反射的程度,一遇到要用时,就条件反射的闪电般用出。

然后一举建功。

“师傅,我听说回山拳可是有内练法的,不知道您传不传?”一个新进门的小个子忽然问。

正转悠着的郑老头脚步一顿,一脚狠狠踹在这小个子屁股上。

“内练法?等你把身子骨打熬到极致,才有资格练内练法。道听途说就嚷嚷,你懂个屁,那是练劲的!”

他摇摇头,迈着八字步走回自己的高背椅上坐下,不再开口了。

一旁的魏莹赶紧把茶水茶点端上来。

自从之前发现魏莹干活细腻得多后,郑老头便将魏莹换成了院子里服侍的人手。

连带着对魏合也态度好了不少。

魏合还担心二姐会不会受欺负,不过仔细询问观察下来,这郑老头对女色似乎没什么看重,反而特别看重钱财。

倒也放心下来。

一整天下来,魏合等人都一直在练各种套路。

防招中包含的格挡套路,闪避套路。

之后,第二天,便是攻招。

而杀招的传授一点影子也没。郑老头也没这个教的意思。

光攻防两个体系,就够这群知识素质低下的汉子练很久很久了。

而魏合在其中,属于中下速度的,和他同一期入门的,现在有不少人交了钱没能坚持下去,提前离开。

也有人资质比他好,现在已经练完了攻防招数,开始磨砺拳头和气血。比他快不少。

原本他以为生活就这么会一直持续下去,没病没灾,安安静静。

不过很快,回山拳郑老头,和另外一个武师打算来一次简单的内部对抗。

这内部对抗,俗语叫对拳。

是飞业城里,武师和武师之前常有的活动。

规矩也很简单,武师自己不下场,比拼的是麾下门徒弟子之间的本事,观战者会邀请不少周围的富商富户等。

为的就是展示武师们的教授能力。

“对拳的是蝙蝠拳的人。”程少久作为三师兄,已经早就练完了攻防体系,现在一直在磨砺拳头坚韧度,已经是牛皮境界的层次了。

“蝙蝠拳?”正在和他对练拆招的魏合低声问。“以前练过么?”

“老对手了,隔个半年就会对拳一次,互有胜负,算是争夺周围几个町的口碑名声。”程少久神态轻松道。

“反正你又不上场,怕什么?上场的就只有我们几个。”

他头朝不远处的大师兄赵宏偏了偏。

“喏,大师兄现在已经是石皮层次了,拳头打起人来就和大石块砸人一样,骨头一下就能给砸裂。

然后是二师姐郑红秀,师傅的孙女,拳头也是石皮层次,不过先天体格导致力气小一些,稍微弱点,可也比我强不少。”

“二师姐好像很少来这边?”魏合问。

“嗯,很少,一直在另外一个院子住,那边全是女弟子。”程少久点头。

他一把格开魏合打过来的右手,忽然想起了什么,做了个停的动作。

“对了,你让我帮忙打听的事儿,有消息了。去年去城外的雕刻匠,是有一批人失踪,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周围也没发现尸体。”

“......失踪...这种事很常见么?”魏合面色不变,但眼神略微沉了沉。

“偶尔吧,外面乱得很,土匪山贼强盗,猛兽毒虫帮派,一个不留神,人就没了。”说起这个,程少久也是叹气。

城外,这是个有些禁忌的话题,高高的飞业城墙,隔绝的是外面各种的兵荒马乱危机四伏。

城内虽然也乱,但好歹也能有点活路。但城外就不同了,危险度高了太多太多。

“还有,你一直让我帮忙盯着的陈彪,最近不是加入了那个角蛇帮么?我听堂哥说,角蛇帮昨天和他们青竹帮在南山町抢地盘,被打垮了不少人。那个陈彪也在里面,你可以关注下。”

程少久的堂哥是青竹帮的,而且还是个小头目。虽然喜欢吹牛,但消息来源还是很可靠。

“南山町么?多谢!”魏合郑重点头。

程少久这段时间来,实话说帮了他不少。虽然他也有回报帮忙给其做功课,但两边对比起来,他这点回报还真不算什么。

“谢什么。”程少久摆摆手,“实话说,我自己清楚自个儿什么情况,这边喜欢点,那边喜欢点,啥都想学,可啥都学不好。但唯一有个优点,就是喜欢交朋友。朋友有难,能帮得上的,没二话!”

他拍拍胸口。

“当然,实话说,我帮人也是看人的,没意思的人也都懒得理会。”他笑了笑,意有所指的朝一处角落瞟了瞟。

那里有个黑瘦少年,是上个月郑老头亲自领回来的信人。

名叫萧然。

这名字完全和其余人格调档次就不同,一听就有书卷气。

最关键的还不是这点,而是这萧然,资质悟性远超他们这群人。

教他的东西,一遍就会,练起来也是很快就能上手熟练。

郑老头如获至宝,经常给其开小灶,完全将这个萧然当做是关门弟子对待。

和对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完全两个待遇。

“萧然师弟和我们不一样。”魏合摇头。

他刚刚入门时,也曾幻想过自己是天才,可惜,现实给了他重重一拳。

他这资质,也就和程少久没区别,泯然众人矣。

“萧然这小子,之前叫他一起吃酒,他居然当众训斥我成天不好好练拳,浪费钱财浪费精力。

我当着大家伙的面,差点没一巴掌扇过去!”程少久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火大。

“他才十五岁吧?可能是太小了。”魏合劝道。

“十五岁也不小了,我十五岁的时候都已经定亲了!”程少久火大道。“算了不说他,一会儿练完了一起去喝一杯?”

“不了。我也有事。”魏合摇头。

“有事?你我还不知道,今天又不是收作业的时间,空着也是空着,还能有啥事?实话说,我最看不得的就是那些假正经,一边说老子忙,老子要练拳,实际上背地里偷偷摸摸出去喝花酒。

咱们这院子里,这种货色可是有不少。”

程少久又开始吐槽念叨了。

“我是真有事。”魏合摇头。

“说说看,什么事?事大我没辙,但事小我帮你接了!”程少久大手一挥承诺道。

“其实也没多大事。”魏合笑了笑,“就打算去南山町转转。”

“额.....”程少久顿时愕然。

他才给出南山町的消息,这家伙就要去那边,目的如何,不言而知。

毕竟之前还请他帮忙盯着陈彪动向,现在陈彪一受伤他就去南山町....

头一次,他头一次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遍,自己这个魏师弟。

之前一直他都将其当做自己的小跟班,因为魏合沉默寡言,口风很紧,从不胡乱嚼舌头,也不背后讨论别人是非。

所以他有什么想吐槽的,都是找魏合闲聊。

一直以来,他对魏合的印象,就是沉默,坚韧,安分守己。

可就在刚刚那一下。

程少久忽然对整个魏师弟的看法,莫名多了一丝异样。

两人一时间不再说话,继续沉默的对练拆招起来。

程少久明显心里有了一份顾忌,对魏合的顾忌。

原本无害的小师弟,突然露出一抹爪牙,这让他有些心理不适应,没转圜过来。

而魏合,则是一向都如此沉默。

默默的练习,默默的拆招,默默的仔细体会如何发力,如何应对。

攻防练完,就该正式磨拳了,牛皮,石皮,铁皮,回山拳的三种境界,也是回山拳在外名声响亮的根本。

是立足之本。

天色渐暗,很快又到了收功时间。

程少久用脖子上的汗巾擦了把汗,看向正在换衣服的魏合。

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却又还是顿住了。

他虽然在回山拳练了许久,但像魏合这样的人,他是第一次见。

那种沉默之中的狠劲,宛如黑暗角落里的毒蛇,安静守候,等待时机。

然后猛然一击。

而其他人,大多都浮于表面,说干就干。

程少久赶紧回过神,可他仅仅只是这么走神一小会,就已经眼前没了魏合的身影。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