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想法 上(感谢鬼才鲍勃的盟主打赏)

火把照耀下。

程睛一腿下压,带出沉闷破空声。

同为气血突破一次的好手,她腿法中正,动作从容不迫,虽然是半突袭,但姿势力道精准度,各方面都相当了得。

魏合猝不及防下,知道被对方言语,激得有些失了先手。不得不双拳格挡在身前,护住头部胸部。

嘭!

长腿带着一股子鞋底腥泥的气息,狠狠砸中魏合双臂。

腿部的力量一般都要比手强很多,就算程睛是女子,力量稍弱,但腿部力气也要比魏合双手大。

这一脚砸个正着,将魏合往后击退数步。

“不过如此!”

程睛眼中闪过一丝轻蔑,正要趁机追击。

忽然不远处一阵疾风呼啸而过。

啊!

一个站在外围的镖师忽然惨叫一声,扑倒在地,双手死命的在地上乱抓,抓起大片泥土草皮。

但无济于事,黑暗中似乎有一股大力,迅速将他拖进暗处,转眼间叫声远去,然后戛然而止。

一切重归安静。

一众镖师顾不得去看比武,赶紧举起火把朝那边照亮。

可惜只能照出地上留下的手指抓痕,和一滩才留下的新鲜血迹。

“什么东西!”“老孙被拖走了!”

“怎么可能!?孙竹力气是我们当中数一数二的!”

“我看到有个黑影,拖住他双腿往后就跑!我想拿东西打他,可那黑影速度太快了,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

一个镖师浑身发抖,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后悔刚才没能及时救人。

魏合和程睛也顾不得交手,赶紧走近。

此时,程凯已经在那处地方蹲下查看。

他面色冷肃,眼神凝重,伸手在抓痕和血迹后面的地上,摸了摸,然后放到鼻端闻了闻。

“是黑疯子!大家快进屋!!”他忽然面色一变,大声道。

啊!!

不等他话音落下,另一边又是一声惨叫。

又有一个镖师被拖住双腿,转瞬消失在黑暗中。

“去死!!”一个镖师新人拿着火把对着那黑影砸去。

但还是慢了不少。

火把只来得及照亮那黑影的小半身体。

众人惊鸿一瞥下,看清那是个头黑红相间的奇怪生物。

此物长着一个黑红鸟头,眼珠发白,身长两米出,一半身子在黑暗中,一半身子露在火光下。

那东西两只前爪如人一样,长着五指,指甲锋利至极银光闪闪,如同金属。

这怪物一抓住那镖师双腿,往后一拉,巨大力量当场就将人拖倒,然后拉进黑暗,转眼便消失不见。

“进屋!快!!”程凯怒吼一声,顿时惊醒看呆了的众镖师。

一众人迅速倒退着进入桥头房,然后关上门,用镖车上的厚木板堵住两个窗户洞。

大部分人迅速下蹲,安静,压抑住呼吸。

有新人惊惧之下,忍不住发出剧烈喘息,在这种环境下简直如同耳边,清晰异常。

马上就有老人伸手用毛巾捂住新人嘴巴。

魏合也是心惊。刚刚那头怪物行动如风,速度极快,就连他也只是看到一个影子。

他心道,若是他遇到袭击,被拖走和挣脱开,或许几率对半。

众人禁声,屋子里一时只有两堆篝火不断燃烧,柴火在安静的环境里,不时炸裂,和外面呜呜的风声交相呼应,更是显得一片安静。

魏合左右看了看,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刚刚还在雕木头的那人,已经不见了。地上只有他留下的一小包行李。

他心头一凉,左右迅速看了看。

他记得那人的脸,总共二十几人的队伍里,相处这些天,他大部分人都看得熟了。

但此时一番查看下,他依旧没有找到雕木头那人。

那人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魏合身边,放在地上的这包行李。

一旁的一个老镖师看出了他的想法,低下眼,微微叹了口气。

“生死无常...”

嘭!!

陡然间窗洞的木板被狠狠撞击了下。

巨大的力量差点把按住门洞的两个镖师撞翻。还是另外两人跟着压上去,才硬生生挡住。

老镖师吓得脸色发白,嘴里的轻微念叨才说了一半,便又被吓了回去。

魏合也是被吓得心头一跳,但终归是见过血,下过狠手的人,他如今胆子也大了不少。强自冷静下来。

“火!”

程凯起身,大叫。

有人拿起火把,在篝火边点燃,迅速递过去。

程凯伸手去接。

嘭!!

突然窗洞木板被撞开,一团黑影猛地冲进来。刚好把程凯想接的火把撞飞。

“滚出去!”

两个镖师连同程睛,三人同时从三个方向挥刀。

三把砍刀狠狠砸在那黑影身上,硬生生又将其砸了回去。

马上又有人捡起火把,往那黑影身上砸去。

黑影终归是有些惧火,借力迅速后撤,一跃而出,从窗洞消失不见。

呼...呼...

众人大口大口喘息着,火光映照下,每个人的脸色都是惨白。

程睛三人丢下刀,这才发现自己虎口早已血肉模糊,硬是被刚才那一下反震受伤了。

“是黑疯子....堵住窗洞,继续守着!等天亮!”程凯大声吼道。

刚刚捡起火把的就是他。

此时他的脸色一样微微发白,但没有惊惧,只有沉着冷静。

镖师中的老人迅速听命,抬起厚重木板重新堵住窗洞。

这木板不是一般木头,而是用特殊方法炮制过,上边还缠了很多坚韧藤蔓和皮绳,极其结实。

就算被那怪物狠狠撞了几次,也只是中间凹进去一小块,还能继续用。

窗洞堵了一会儿,程凯示意让人将木板留出一些缝隙,让空气流通进来。

这么多人在这里一个密闭空间,还有两对篝火在,不过只是短短一小会儿,就有人感觉气闷,呼吸不畅。

缝隙一开,顿时有呜呜的细微风声从外面传进来,清冷的山风伴随着一丝血腥味,飘进桥头房。

也让众人的心情更加沉重了许多。

没有人说话,打算开口的也被边上的老人按住,提醒别出声。

所有人都憋着。

挡木板的隔一会儿换几人,隔一会儿换几人。魏合也上去轮换来了两次。

如此反复。

终于,外面一抹鱼肚白渐渐浮现天空。

有细微的鸟叫声顺着缝隙钻进来,顿时让众人心头一振。

鸟叫声有的尖锐,有的低沉,还有的咄咄宛如啄木头。有时近有时远,有时连成一片。

“天亮了。开门,我去看看。”程凯沉声吩咐。

马上有老镖师二话不说,将木门缓缓开了一条缝。

程凯身形一动,迅如狡兔一下便冲了出去。

房门迅速合拢。

众人慢慢等待着,很快,外面便传出程凯有些疲惫的声音。

“没事了,都出来吧。”

沉默了下,众镖师这才移开窗洞门洞,陆陆续续走出桥头房。

此时外面地上,清晰可见有两摊血迹,晾在草地。

血迹似乎被什么动物舔舐过了,中间有些稀薄。

但结合周围痕迹,依旧能看出昨晚被拖走的两人,临死前是如何的奋力挣扎。

魏合走到血迹边上,蹲下来仔细查看痕迹。

他很快便摸到了四处比人手抓痕还要深很多的爪痕,每一个爪痕都是五指深深刺入草地,一直到很深的位置。

同时印在爪痕中间的,还有清晰的宛如掌纹一样的细小纹路。

不远处,程凯和几个镖师用被拖走两人的行李衣服,做了个简单的墓地,再用不容易腐化的一些物事做个不同标记。

这便是两人留下的唯一痕迹了。

众人迅速收拾镖车,没做停留,迅速带上东西过了桥,离开这片地方。

有人临行前,给两个衣冠冢以水代酒敬了几杯,有人默默放了点东西在墓地上。

大家都沉默下来,不再说话,安静的收拾,安静的驱车离开。

等离开时,魏合才发现,马匹也少了一匹,估计是昨晚被怪物黑疯子拖走的。

穿过冗长古旧的石桥,一直到抵达目的地城镇。

众人交接了镖货,才心头轻松了些。

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话,因为没了镖货,大家轻装上阵,速度快了许多。

去的时候花了八天,回来反而只花了六天。前后节省了两天时间。

只是众人再也没了闲聊比武的兴致,只是偶尔按规矩说话交接。

回去的途中他们再经过石桥时,也是快速一下穿过,不再有任何停留。

快要到飞业城时,中途休息一小会儿。

魏合看到程凯拿出一张简陋手绘地图,用一种红色蜡笔一样的东西,在石桥处重重做了个标记。

他晃眼一看,那地图上沿路密密麻麻至少十多处都是红点。

但一路上赶镖,他们却丝毫没有遇到这么多危险,最后的桥头房,应该也是以前没遇到过的新点。

“是不是感觉我们遇到的危险没这么多?”程睛一屁股坐到他边上,低声道。

到了这里,大家心情才稍好,有闲暇说说话。

“.....”魏合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那地图上每一个红点,就是代表死过人的地方。”程睛低声道,“我们之所以走镖能大部分时间都顺利渡过,靠的就是大镖头的带领。”

“每个红点如何规避,什么时间赶路最好,需要准备什么,这些大镖头做到了心中有数。

而这样的地图,我以前看过,镖局有这么多。”程睛两手比了个厚度,约莫一只手掌那么长。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