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积极 上

“搬家?”二姐魏莹正在缝制一件裂开的绸衣,听到魏合提起买房的事,她动作一顿,抬头看过来,有些愕然。

“嗯,我在边上,买了一套房子,我们不用回老家那边了。”魏合点头认真道。

魏莹住的屋子,只有几平米大小,除开一张床,就是一个桌椅,其余什么也没有。

甚至连窗户也是封死了的。

真的只是一个只能睡觉的地方。

“可是....我们哪来那么多钱?房子那么贵...”魏莹有些不信道。

“现在已经不贵了。”魏合沉默了下,回答。

“......是么...”魏莹低下头,手里的针线一时间没怎么再动。

不过她还是很快恢复过来,脸上露出开心之色。

“那这样一来,我们就终于可以住一起了。一直分开我也总是担心你。

之前你又不让我过去收拾,说危险....可现在你在周围街坊里都传开了,谁不知道你是这边郑老的弟子,大家都说你很厉害,很争气!

要是爹娘和大姐知道这个消息.....”说到爹娘和大姐,魏莹声音也断了片,不过她顿了顿,没再记着这点。

“那我们什么时候搬?”魏莹问。

“现在吧。正好中午休息时间,我回头给程师兄说声。”魏合道。

“嗯好,对了之前郑老说是你回来了,去他哪里一趟,他有话要交代。”魏莹忽然道。

“我?就我一个?”魏合一愣。他在院子里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寻常弟子,没什么凸出表现,一般郑老也不会专门点名他。

“不止,之前你没回来时,已经有几个人被叫过去谈话了。”魏莹回答。

“知道了,搬完东西就过去。”魏合点头。

魏莹还想问趟镖路上发生了什么,但被魏合三言两语便混了过去。

好在之前那趟镖相当安全,魏莹也不疑有他。

两人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动作麻利,加上魏莹本身行李也不多。很多东西都是郑老屋子里本身就有的。

不过半个时辰,就全部搬了过去。

搬完东西,魏合回到回山拳院子,还没进门,便看到萧然正好被接着上了一辆白色马车。

他心中摇头,但面上没什么变化,继续推门而入。

院子里,几个师兄弟已经开始苦练了。都是新人。

一般新人才进门,都是相当刻苦。等后面稳定下来了,知道单纯的苦练若是不好好休息,进步效果也不行,便会形成属于自己的练功习惯。

魏合和人不怎么相熟,唯一熟悉点的,就是李珏。

他遥遥和李珏点点头,算是招呼,便径自走到内屋去。

内屋里,是个长方形空间。

郑老正半靠在一角里,坐在扶手磨得发亮的红木椅子上,面前已经有一个师兄弟等着了。

魏合过去,郑老也不说话,只是手微微一撇,指了个位置。

魏合便走过去站定,静静等待。

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弟子走了进来,一样在一边站着等待。

最后大师兄赵宏走了进来。

“人齐了。”郑老淡淡道。“宏儿,给他们说说大概的情况,既然进了我的门,就要做到心里有数。这城里局面越来越不对,所有人都得小心点。”

“是。”赵宏低头恭敬道。

郑老这才端起一边的糟鸡爪慢条斯理啃起来。

似乎是打算旁观补充。

赵宏清了清嗓子,看了下在场的四个师兄弟。

“之前我已经说过两次了,今天是给你们几个没听到的再说一次。”

他停顿了下,视线看了眼郑老,发现他没指点的意思,才继续。

“其余没入门的弟子,不算我们回山拳的人,只能算是学徒。学徒学徒,生死不在我们照拂范围,就算走出去,也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我们回山拳的人。

但你们就不同了,都是入了门的人,都是气血突破过一次的人。走出去,也能代表我们回山拳了。

所以今天,就在这里给大家立个章程,讲个好歹。”

魏合在内的四人都纷纷点头,表示自己仔细听着。

赵宏满意的微微点头,继续:“这城内,除开那些小帮小门三两天便换一撮,不用理会,你们真正要注意的。是三帮两派中的三帮。

三帮分别是山川帮,血衣帮,通城帮,这三个大帮,虽然都人数众多,但外围帮众不用太理会,只要遇到核心帮众注意些就好。不要轻易招惹。一会儿我会把三个帮的核心标记特征给你们说说。

另外,大家平日里路过那些得病的屋子时,不要停留,尽可能的远离些。最近城内瘟疫越来越严重....”

他说着一些关于瘟疫的注意事项。

魏合在一旁静静听着,一直到最后。赵宏说了一大堆染了瘟疫都什么特征。

一旁的郑老才忍不住出声打断。

“行了行了,直接说最后的重点。”

“是。”赵宏连忙点头,“飞业城有三帮两派,但这些都是位于外城区部分。

内城区和我们所在的地方完全不同,里面大部分生意地皮都被七个家族占据,所以一般被称为七家盟。

这七家盟和城外的洪家堡,则是我要说的,飞业城最不能招惹势力。

你们出门在外,若是遇到内城的七家盟和洪家堡的人,尽量退避,不要发生冲突。”

七家盟....魏合心头一动,他回想起之前在趟镖是,程凯大镖头也提到过洪家堡和城守家族的矛盾。

想来这七家盟中其中一家定是有城守家族。

一番絮絮叨叨后,赵宏大师兄这平时不说话,一开口就啰啰嗦嗦的毛病,算是被几人看出来了。

最后还是郑老忍不住打断他,让四人直接出去练功。

魏合出门时,回头还看到大师兄低着头正被郑老训斥。不由得有些好笑。

回到自己的院子一角,魏合看到程少久已经提早在一边等着了。

两人各自摆好自己的器具,准备开始磨皮。

“这趟事情我听说了,辛苦你了。”程少久小声道。

“没事,既然答应了,也是应该做的。”魏合摇头。

他拿了这么久的程家工钱,趟镖遇到危险也是心里早就有过预料的。

“总之,出门在外,一切万事小心。”程少久叹了一句,“其实我也很早就想出去趟镖,可我爹不允。你说我这么天天苦练武功,到底有什么用?”

“.....”魏合无言以对。

沉默了一会儿,他回想起之前遇到的那头黑暗中怪物,便低声开口。

“师兄可知,我们趟镖遇到的黑疯子,是什么么?”

“黑疯子是晚上狩猎的猛兽统称,那天死的两人我也问过我爹,他也不清楚,似乎是以前没出现过的兽类。”程少久摇头。

魏合闻言默然,原本他还以为城外不是想象的那么危险,结果一趟下来,就没了两人。

程少久低头,对着砂盆一顿猛砸。

半响后,他忽然抬头。

“小河你多大了?”

“十七...”魏合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了。

“十七....我给你相个好女孩如何?”程少久突然一句话冒出来。

“......”魏合有点跟不上他思路。

“反正你听我的就是,我保证给你找个绝对贤淑温柔的!”程少久拍胸口道。

这年头十七八岁接亲生子的很多,魏合这个年纪也该到这个时候了。

只是他一直忙于练功,没这个打算罢了。

“......”魏合无言以对。这程师兄最近似乎有些心思繁杂,这样不好,不利于武道精进。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说话,开始专注自己训练。

魏合练了一会儿,借着擦汗时候,扯开领子看了看自己的破境珠花纹。

又涨了一截,这趟半个月的镖回来,已经从之前的一半进度,变成了一大半。

约莫多了四分之一。

他若无其事,继续开始苦练,破境珠的使用,按照脑子里的信息,必须是自身达到一个关卡时,才能用破境珠一举破开。

所以他自己也必须把牛皮层次的气血,打磨壮大到极致。

等他什么时候达到牛皮层次的气血极致,就是能使用破境珠突破之日。

当下他心思沉寂,继续专注开始磨皮起来。

气血光是壮大不够,必须要同时将自身这个容器也扩大体积。才能盛放更多气血。

这就是磨皮练功的作用了。

只是他资质有限,远不如萧然那样的天才,只能一点点的积攒前行。

很快,时间缓缓流逝。

魏合和二姐搬进了新家,请了一趟三师兄和李珏一起过去吃饭,算是认路。

之后便也没发生什么意外之事。

每日早起晚归,苦练武功,打磨自身。日子就如院子里的竹筒水滴一样,一天天流过去。

至于程少久所说的介绍妹子一说,魏合完全没放在心上。

现在他改变自身生活状态都没时间,哪还有心思惦记这些。

再加上如今这世道。

大街上物价一天一个样,越发混乱,据说大量私铸银钱的流入,让银两越来越不值钱。

渐渐的很多店铺摊位都不收银两了,开始用布匹和肉、米作为交易标尺。

而物价上涨太多,银钱拿出来,有时候稍稍数额大点,就得背一麻袋的银子出门。也被越来越多的人嫌弃。

回想最初魏莹辛苦做活,才赚了那么几十两,肯定亏了,魏合就让她以后再做活别收银钱,也只要米和肉。

转眼间,又是一月过去。

“快了,快了....”魏合将双手从微烫的石砂中抽出来,然后迅速浸泡到一旁的药水盆里。

感受着双手不断降温,同时体内发热的气血在飞速得到调和,隐隐有壮大之意。

魏合心头一阵舒适。

他能感觉自己体内气血又进了一步。在牛皮层次,他已经走到了中段。

这速度不算好,也不算坏。周围和他一个速度的大有人在。

甚至比他快的,也有不少。

十来个牛皮弟子中,他的进度算平庸。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