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麻烦 上

魏合可不管这些。

他专心给二姐开了包子铺后,便回到原本的苦练武道节奏上。

转眼,便是入冬时节。

天气依旧不见雨水,到处干旱开裂。

魏家小院内。

魏合赤着上身,双拳护头,面对垂挂在大树干上的一个沙袋,不断出拳锤击。

每一拳都宛如重锤,一下接一下,连绵不绝,一口气足足打出三十拳。

每一拳都不算快,都能异常稳和重。

一番全力爆发后,沙袋上凸显出一个个深深拳印。

魏合拿起一旁的水袋,慢慢抿了口温水,含在嘴里一点点咽服。

休息之余,他低头看了眼胸口的破境珠花纹。

花纹早上看时,还剩下最后一点点空隙,现在已经彻底圆满了。

‘终于满了。’

魏合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他生怕就第一次破境珠能填满,第二次就不能。

毕竟就这积攒速度,慢如蜗牛,实在有些受不了。

不过现在还好,终究满了。

他心念一动,试了试和上次使用一样的法子,用意念,去刺破心口的气球一样破境珠。

但没用。

破境珠岿然不动。

‘果然....必须得等气血也彻底圆满才行。’魏合心中叹气。不再多试。

气血他如今才过中段,感觉体内虽然厚实,但还没到彻底填满的程度。

其实按照正常速度,回山拳的院子里,九成九的弟子门徒,积攒气血,无论再快,都只能老老实实的走水磨工夫。

他年初突破牛皮,如今才过大半年,哪里会这么快就打磨到顶?

也就是萧然那种天生身体强健,天赋异禀之人,才能一口气迅速突破。

其余人,积攒气血的这段时间,就没有少于一年半的。

想到这里,魏合也压下心里的躁动,安静下来。

“我如今才大半年,就已经积攒了过半气血。实际上速度还算快的。对比资质来看,院子里大部分人都和我进度相仿。”

同辈的牛皮弟子,当初一起突破的几人,气血速度,有比他慢的,也有比他快的。但差距都不大。

可见他这是正常速度。

魏合平时就沉默寡言,仔细观察。此时一回忆起来,对比之后,便心里安定。

练完日常功课,魏合穿上衣服,难得心情不错,他打算出门去看看二姐此时生意如何。

开了包子铺也有十来天了,这个时候正值上午,正是包子之类卖得最好的时间。

魏合出得门去,沿着河边街道,一路朝着回山拳院方向走去。

魏记包子铺就开在回山拳院和魏家小院之间,方便照顾。

此时包子铺门前,魏莹正忙得转来转去,一边卖包子,一边忙着重新上笼蒸新的。

一队队人排着长队,站在包子铺门前,等轮到自己的份。

魏莹戴着简易口罩,是魏合特制的,此时看到弟弟过来,也没时间招呼,只能远远朝他点点头,又继续投入忙碌中去。

魏合也不急,就站在一旁静静等待,他见着排队的人,手里多是拿着一些很小块的干肉,或者一点点的杂粮,米面,身上穿着打扮,也多是穷苦人和普通平民。

当下也是心头一叹,知道姐姐肯定又是把价钱下调了,否则不会生意这么好。

毕竟杂粮面做出来的馒头,只包一点咸菜肉末的包子,能有什么味道?

不过如今他在回山拳院里,也不缺吃食,倒也不在乎魏莹赚多少钱,只是有些心疼她累到。

站在店门外,几个排队看魏合身强体壮,一脸漠然,顿时有些警惕,似乎生怕他过来插队。

魏合见状,不由得失笑,稍微隔得远了点,在一处屋檐下站定。

这段时间天气炎热,一直不下雨,河水也有些浑浊变浅起来。

时间慢慢推移,阳光也越来越亮,地面热浪升腾,导致空气也微微扭曲起来。

天气太热下,终于排队的人渐渐变少,魏莹也慢慢轻松起来。

魏合上去也帮着打理了下最后的一些客人,之前人多,太忙,他上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反而可能耽搁时间。

现在上去,魏莹有些余暇,才好告诉他该怎么做怎么弄。

最后几个客人忙完,魏莹用袖子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虽然辛苦,但她脸上流露出满足之色。

“好了好了,终于卖完了,明天的晚上再做。”她回过头,看到铺子里,魏合正打水洗手。

她自己也跟着过去一起洗。

魏合洗完手,举起来甩了甩就准备了事。

“这个给你,擦干,听话。”魏莹赶紧递过来一张新的灰布擦手巾。

魏合接过来看了看,这擦手巾还挺干净挺新,似乎新买的。

他用来仔细擦干手。

“这擦手的之前没有吧?新做的?”他知道二姐喜欢做手工,家里以前的擦手巾,也是她用实在缝不好的破衣服片,补在一起做出来。

“不是,是别人送的,闻起来还香香的,我其实没想要,可架不住人家热心。”魏莹回了句。

“那还真是大方。”魏合点头,若有所思。“送你的是女的?”

“嗯。”

“煮过没?”

“听你的,煮过了。”

“好吧。”魏合忽然想起之前程少久给他介绍老婆的事,一下也想到了二姐。

“说起来,二姐你有没有打算找个好人家成亲?”他小声问。

“怎么?就想着把你姐嫁出去?”魏莹笑着打趣道。

“是啊,不然总不能让你照顾我一辈子吧?”魏合笑道。

“还没这个想法,不急,等遇到合适的再说吧。”魏莹摇头道。

两姐弟又聊了一阵最近的生活情况,感叹了下外面局势越来越麻烦。

还好回山拳院似乎独立于众多麻烦之外,或者说,很多武师的院子,都颇有种超然物外的感觉,不缺吃不缺穿,一应用度开销,都是满足。

魏合猜想郑老背后肯定也有产业支撑,否则做不到这点。

这些时日,在成为正式弟子后,入了门,他才在接触武师弟子这个圈子的过程中,了解到。

飞业城外城十多个町,每个町里都有一个知名武师,地位稳如泰山,不可动摇。

但这些院子武师,多多少少都有受最近物价变化影响,唯独极少几个,如郑老这样的院子,丝毫不动。

两姐弟闲聊了一阵,魏合如今也不再提父母和大姐的事,魏莹也一样不问。

不提不问,不代表就不查不找。

魏合一直在闲余时间到处寻访询问,可惜工钱撒了不少出去,依旧一无所获,还不如最初去明德寺那趟,得到的情报来得多。

约莫呆了一个时辰,魏合帮着二姐将杂粮面和好,才离开包子铺,继续回家练功。

今天正好是休息时间,所以他才有这么多空闲自由安排。

魏合才走不久。

包子铺门前,便慢慢走近两个人。

那是两个身穿灰白布衣,头戴宽沿草帽的瘦高人影。

两人身上都带有明显的异于常人气质,若是有人凑近,便能闻到他们身上淡淡的线香气味。

那是只有经常接触线香的人,才能在身上衣服上,长时间残留味道。

两人抬头看了看包子铺,一前一后走到铺子门口。

当头一人抬起脸来,露出一张和善的中年女子面容。

“莹莹妹子,我又来看你了。”她好声好气的问候。

“是徐春大姐?你怎么来了,先进来坐吧,我这边马上忙完。”魏莹正准备将和好的面揉进酵母,进行发酵,看到来人,只得暂时停下。

徐春是住在附近的邻居,因为名字里和大姐一样有个春字,加上性格颇为和善,才见几次面,便和魏莹相当熟络了。

徐春带着另一人一起再铺子里坐下,看着一样坐下的魏莹,笑了笑,道:“其实,莹莹妹子,这次我过来,是昨日见你想念家人,心里难受,就来和你谈谈心。”

“大姐您太照顾我了...”魏莹有些感动,昨天她只是小小的在休息时,看着家里的爹娘留下的刻刀发呆,却没想到被徐春看到了。

“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什么照顾不照顾。”徐春叹了口气。

“说起来,这很多时候,家人失踪,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大儿子以前不见时,那时候,我也是和你一样,难受得想用头撞墙。

可后来,慢慢的时间长了,遇到了个贵人,帮我找了个心里寄托,便也没那么难受了。”

“贵人?”魏莹好奇道,“什么贵人?”

“这贵人啊,就是我身后一起的这位....”徐春热心的将自己身后那人请了过来。

“孟津女修。这就是我给您之前说过的那位魏莹。

她可是好人家的姑娘,性情温柔,又良善,每每看到她伤心,我这心儿啊,也是跟着针扎一样,也是想到我那大儿子。

所以,这次我请您来,也是想像当初您帮我一样,也帮帮这好心妹子。”

那第二人上前,赫然是一个眉心有着一点红痣的干瘦老女人。

她面色肃然,伸出鸡爪一样的枯瘦手臂,将自己头上的草帽边缘往上拉一些。

“真是可怜....”孟津女修看着魏莹,叹息一声。“你这面相,难怪....难怪....”

她一边看着魏莹,一边摇头。

“敢问女修,我这面相,有什么问题么?”魏莹被她看得有点发慌。

她不识字,也没学过学,只是会一些家务和手工活的普通女孩,一被这么盯着看,马上就心慌了。

“你可知你天生....”孟津女修面色肃然,缓缓开口。

忽然门口一团高大阴影将她罩住。

那影子堵在门口,不进不退,只是定在那儿。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