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心态 二

“又是香取教的人?”魏合心头一动,眼中凶光一闪。

“这个时候在我家边上躲着,不是坏人也有歹意,先打死再说!”

他忽地转身,对着两人后背猛地一人一拳。

他这一下突然转向从背后偷袭。

那两人根本不认识他,正闷头赶路时,哪里会料到随便遇到的一个路人会突然对自己偷袭。

再加上两人不过只是普通香取教众,本就反应速度慢上许多。

当场噗噗两声闷响,被魏合一拳一个砸倒在地,背脊断裂。

两人身体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仰头正要惨叫。

咔嚓两声脆响,魏合追上来一人一脚踩在脸上,硬生生将叫声堵在地里。

他面色不动,脚下用力一错一转。

又是两声脆响后,两人没了声息。

魏合拖住两人尸体,迅速到了墙外河边,往干枯的芦苇草堆里一丢,然后取下一顶草帽,往头上一戴,回头朝着徐威离开的方向追去。

他一路狂奔,回想徐威刚刚的力量和反应,当下再不犹豫,心口破境珠一刺炸开。

顿时大片滚烫气血狂涌入身,魏合身体肌肉急速膨胀充血,全身皮肤宛如生出血点,密密麻麻,双拳上渐渐浮现灰白色。黯淡无光,如同岩石。

只是短短数息,魏合身体块头便比数息前大了一圈。

全身气血流转,汹涌澎湃。

他双眼杀意更浓,脚下速度更快,几下便冲入巷子胡同不见。

徐威正背靠在墙面上,等着教众叫来其他香主,弄死魏合。

忽然听到细微声响脚步声,他抬起头。

“这么快就来了?”他有些疑惑,朝胡同口方向望去。

只是才一入眼,看到的却赫然是身材魁梧的魏合快步走近。

他略微迟疑,眼前走近这人衣着和刚刚的魏合相似,都是常见的灰色长裤长衣,但体型完全不同,而且头上还戴了一顶香取教的标配宽边草帽。

“敢问是哪位香主前来相助?”他抱拳问了一句。

对方伸手捏住草帽,往下取下。

草帽露出头脸的瞬间。

噗!

一捧生石灰迎面撒来。

徐威猝不及防,虽然反应极快,赶紧举手闭眼,连退数步,但还是眼睛被撒中一点,火辣辣模糊了视线。

“你!”

他气血涌动,只感觉面前一阵恶风袭来,当下闭眼一记黑莲掌往前打出,势要挡住对方攻势。

只是才一出手,他便感觉不对,右手手掌正好打在一个尖锐尖刺一样的东西上。

他闷哼一声,手掌当场被刺出血。

“你!!”他惊怒交加,就要开口大叫求援。可一开口,又是一捧生石灰连环撒过来,刚好大半洒进他面部嘴里。

“我...!!”徐威痛不欲生,嘴里模糊不清,再度挥掌往前乱打。

可惜依旧对上的是那根刚才的尖刺。

嗤嗤嗤!!

连续三次,打出连环三掌都被尖刺刺中,徐威顿觉手掌麻木失去痛觉,心头骇然,转身想跑。

噗!!

一记拳头狠狠砸中他后脑。当场将此人砸翻在地,晕倒在地。

魏合上前,熟练的踩在颈椎处,狠狠一扭。

咔嚓。

完美了结。

啪啪啪....

巷子口一时传来一阵细微鼓掌声。

“好功夫。”一男子好整以暇站在胡同口,朝魏合看过来。

“阁下出手狠辣,杀意果决,当真是杀伐果断,行事迅捷。”

话音未落,他眼前一花,刚刚还在不远处的魏合一惊扑到当面,一拳打向他面门。

男子大惊,举手想挡,脚下后退想逃。

但已经来不及了。拳头砸在他手臂上,超越了二次气血的强悍巨力,宛如重锤,一下砸出树枝断裂的咔嚓声。

男子惨叫一声,往后摔倒,正要大吼,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被魏合上前一脚狠狠踢在头侧。

啪嗒一下,他的脑袋当场折断,双眼睁大,死不瞑目。

魏合迅速将两具尸体拖起,朝着刚刚抛尸的地方过去,从干芦苇从里,连刚才的尸体一起,一具一具的丢进飞业河。

这飞业河是大河,虽然如今干了不少,但依旧河流湍急,丢进去后,转眼便没了踪影。

是毁尸灭迹的上好场所。

魏合做完扫尾痕迹,不多时,才慢慢回到自家院子。

最后那人,要不是他目力清晰,看到对方双腿隐隐发抖,额头有细微汗粒,还真容易被此人从容不迫态度唬住。

可惜...他突破气血,达到石皮后,五感敏锐度增加,加上他天生谨慎,根本不会这么轻易被骗到。

那人估计是看自己跑路来不及了,当下打算假装高人,不是香取教一伙的,先用言语骗过他再说。

可惜,他太天真了....

魏合做完一切,又慢慢悠悠的回到院子。

魏莹此时已经被刚才的动静引出来,正站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一脸戒备。

看到魏合从侧门外进来,她顿时松了口气。

“小河你刚刚去哪了?我听到外面有声音,吓了一跳,想找你,可又看不到人。”

魏莹放松下来,赶紧走近。

忽然她看到魏合胸口衣服上有点点血迹。

“哎呀你身上怎么有血!?”

她大惊。

魏合面色不动,手往自己鼻子狠狠一捏。

“是我刚刚流鼻血了...唔...”他赶紧仰着头。让鼻孔里的血水滴下来一点。

“哎呀,真的流鼻血了,你怎么...!”魏莹顿时担心起来。

“你等等,我去给你找东西堵上。”她赶紧转身去找东西堵塞鼻子。

她一番手忙脚乱,迅速给魏合塞住鼻孔,这才松口气。

“怎么会流鼻血了呢?难不成是这天气太干燥了?”

她想着明天给弟弟炖点泻火的东西吃,可能是这天气太干燥上火。

魏合坐下来,感受着突破石皮,气血二次突破后的感觉。

全身血液汩汩流淌,他的身体,正每时每刻仿佛都在蜕变,在更加庞大的气血改造下。不断蜕变。

身体容量更大,皮肤更坚韧,爆发力更强,五感更敏锐,身体更轻盈。

‘这就是突破的感觉....?’他低头扯开领子,看着自己重新清空了的破境珠花纹。

第二次清空破境珠,让他心头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明明还打算自己慢慢尝试突破...可惜...这世道不允许...’

他心中叹息。

第二天一早。

他起了一大早,便朝着回山拳院过去。

他没有掩饰自己实力作为底牌的意思,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展露潜力,从而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

一直隐藏实力,反而得不到更充分的营养,供自身成长壮大。

吱嘎一声,推门而入。

魏合看到李珏和另外两个弟子已经提前到了,正搬着自己所属的练功器具。

他过去搭了把手,然后才四处找程少久和欧阳庄。

可惜,估计是他来得太早。

程少久压根还没到,欧阳庄也不在,估计是放假或者兼职去了。

郑老前几天带队去对拳,现在估计又得恢复原状,要慢吞吞的等日上三竿了才来。

魏合休息了一会儿,既然人都不在,他也不浪费时间,马上开始自行锻炼起来。

不是他想显摆和炫耀实力,而是突破到石皮后,后续的锻炼方式,和提升气血的方法,磨皮方法,都是不同的。

都需要告知郑老后,才能得到下一阶段法门。

所以他除非是想原地停滞,否则就必须告诉郑老自己的进度。

此时程少久却是没空理会其他事务了。

他正因为家里的事,在和自己大伯对峙。

程正兴身为永和镖局的总镖头,同时也是程少久的大伯,膝下无子,只有一个程少久全当自己亲子对待。

平日里,这个镖局大少爷想做什么,养些闲人,他都无所谓。

生意好,钱财多,养点闲人也就算了。

可如今镖局生意不如以前了,他还一个劲的给家里拉他那些狐朋狗友回来养着。

美其名曰义气,这就有些过头了。

为了这事,程正兴已经多次和程少久争执过了。可这家伙就是不信这个理。

永和镖局大堂里。

程正兴神色想要严厉些,可面对自己唯一的侄儿,心里一股气怎么也重不起来。

“少久,如今镖局的生意不行,你也该体谅下家里,你推荐来的那些朋友,每个月光是吃空粮,就已经是镖局不小的开支。”程正兴苦口婆心道。

“大伯,我不是已经让周三他们走了么?已经送走不少人了,剩下的都是我真心的义气兄弟,若是现在这个关键时候,赶走他们,那你让他们在外如何能过得去?”程少久火大道。

他理解家里如今经济困难,消减每月份额,他也帮忙去解释了。

劝散部分兄弟,他也做了。

可如今要他遣散所有兄弟姐妹,而且还是最关键困难时期,这不是置他于不仁不义之地么?

“你也明白,镖局里出了那档子事,加上如今局势变化,生意一落千丈。若是你还这么任性下去。家里可能真的是撑不下去了。”程正兴叹息道。

谁能想到之前还生意兴隆的总局,如今却一下落得如此下场。

若是少久能多结交些如江严那般的大族子弟就好了,现在也能帮上忙。

至于其余的那些出身低微者,就算结交再多,又有何用?根本没法帮助镖局渡过现在的困境。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十方武圣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九玄灵尊 | 武破九荒 | 不死战神 | 血税 | 十方武圣 | 三国隐侯 | 春秋我为王 | 娱乐春秋 | 神秀之主 | 万族之劫 | 全职法师领主 | 北辰神主 |